深海,天空

關於部落格
純屬個人用來搞自閉的地方,如果寫BL的話目前只可能是塚不二,不適者請速離;因為文筆不怎麼好,目前拒絕轉載這回事,謝~~
  • 32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EFORE WEDDING ch.1

老哥要結婚了。 對象是那個自己也認識了十幾年、而且還當過自己一陣子同校學長的手塚國光前輩。 兩人性別相同,但是聽聞這個消息的他並沒有任何如同八點檔連續劇一般的極力抗拒無法接受激動反對聲嘶力竭等等反應,反倒是把結婚當成順理成章時間到了就該進行的行事一般平然。不是自己觀念有多麼先進開明,對同性相戀這件事可以毫不介意,如同異性一般視為理所當然,而是在過去的光陰中,手塚前輩已經沈默卻不可動搖地告訴自己、告訴全家人,老哥和他在一起,不會有大家原本擔心的,不幸福的問題。 就算是在兩人的事情被無聊的八卦雜誌揭露出來,在手塚前輩執教的大學和老哥任職的雜誌社,以及連帶的教育圈藝文圈掀起軒然大波時,手塚前輩也只是和老哥緊握著對方的手,兩人一起向兩家家長們道歉,然後不急不徐淡定地說著:我不會放棄他。 他原本想斥那句話為天真,卻在某天晚上改變了想法。 帶著媽媽特地燉煮說是要給承受巨大壓力的兩人進補的補湯到老哥和手塚前輩合住的房子,發現九點多手塚前輩還沒回到家,他有些不高興地發問:「這麼晚了手塚前輩還沒回來?大學助理教授有這麼忙嗎?他就那麼放心在這種時候丟你一個人在家?」,心中的不滿卻被老哥以一如往常輕淡的平和語調說著:「不是的,手塚只是希望他的研究能更快得到結果。他曾經說過,他要證明自己喜歡上的人是誰、是同性還是異性,和他在工作上的表現一點關係也沒有。」停了停,「裕太不也這麼覺得嗎?杜絕悠悠眾口的最佳方式,或許有時並不是和那些人吵得臉紅脖子粗,而是以實力證明一切?」給平息了,原本還想回上一句「閒話那有那麼簡單就可以止住的。」,卻在看見老哥臉上的堅定和信任之後,生生將這句話吞回肚子裏。 自己所掛懷的,別人的冷言冷語、輕視甚或惡意攻擊,其實都在這兩人意料之中,不,應該已經親身領受過不少了吧?如果老哥和手塚前輩至今仍然毫無放棄的念頭,那麼將自己的擔心說出來,雖然原意是純粹的關心,豈不只會徒然增加他們的困擾,與感到不被家人信任而已? 很想說出口的加油,最後變成他邊念著「笨蛋,老媽看你最近變瘦了很擔心,趕快吃啦,我好回去向她交差。然後手塚前輩的份我裝到小鍋子裏,等他回來記得熱給他。」,邊看著老哥一臉滿足地說道,「就知道裕太對我最好了。」,很不自在的頂回去,「才沒有,你要講情話的話,去找手塚前輩就好了,跟我講幹嘛啊……。」,和老哥離家獨立之前,在家裏經常上演的、幾乎一模一樣的鬥嘴場景。 卻讓他在告辭合上大門時感到心頭一輕,老哥還是一樣,什麼都沒變,太好了……。 老哥上班的雜誌社由於風氣畢竟較為開放,所以遇到的困難似乎比較小;而在保守的教育界,一個剛執教沒多久、初出茅廬的小助理教授居然在傳出這號稱是重大醜聞(雖然他很疑惑這究竟算那門子醜聞)之後,還能被學校留任,只是減少授課時數至最低限三年,被稱為不可思議(當然也有「說不定是動用什麼關係或金錢交易甚至更見不得人的事情」諸如此類的耳語,但最後都在查無實證下漸漸淡去),只有兩方的家人知道,外人看來只用一句不可思議來形容,這背後其實藏著兩人多大的努力。 一向沈默少言的手塚前輩為了這件事,一次又一次不厭其煩地向學核當局解釋、辯論和爭取;而總是笑容滿面的老哥,在那段時間裏,臉上的笑容看來沒有改變,卻多了幾分不可輕侮的強硬,那是他第一次看到老哥武裝起來的樣子,而他明白,那不是為了和這個世界割裂,只是為了保護最重要的人,為了在一片偏見和敵意中,為彼此披荊斬棘,即使這樣做,不可免的會使自己傷痕累累。 這樣是幸福嗎?雖然對所謂的幸福定義是什麼還有些茫然無法確切理解,但那兩人一直沒有放開的手就足以證明了吧? 反正老哥,更正,是老哥和手塚前輩,是和自己不同級數的人類就對了啦……。 只是想貼而已。 ch.2之後的,再說。 話說這篇從去年十一月開始寫到現在也不過三萬字不到,而且已經停好久了,我要寫完它。 裕太雖然是老么,可是我很喜歡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