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天空

關於部落格
純屬個人用來搞自閉的地方,如果寫BL的話目前只可能是塚不二,不適者請速離;因為文筆不怎麼好,目前拒絕轉載這回事,謝~~
  • 32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渣--6.0

工作的空檔,他隻身一人站在辦公室走廊落地窗前,有如單身─並不是因為此時他是獨處著的。 計畫趕不上變化,雖然感情事不可能有計畫這東西,但總希望能夠再長久一點,這段關係可以維持得久一點,然後他就會在放手時讓自己心甘情願些。 人果然是種不知足的動物,一旦擁有,就會想要更多更多。 上班時間除了公事,兩人間的接觸有限;而一開始就覺得心虛的自己,在下了班之後,也不知該不該刻意和那個人提出些一起走之類的約定,頂多是在兩人差不多時間走出辦公室時,一起吃個飯喝個酒;至於假日的約會,交往至今,少之又少。 清淡得不像普通情侶的戀愛關係,應該是會慢慢散去有如輕煙(低頭看著馬路上熙來攘往的車輛排放廢氣,他諷刺地想,要破壞情調地把輕煙換成廢氣也可以,沒什麼差別),沒想到結局或許會比自己料想的還要快。 小時候,全家一起到遊樂園玩,最後一個項目必是摩天輪。不但是玩樂一整天後的完美結束,隨著車廂緩緩上升,視野越來越開闊,有種高高在上俯視眾生,地面的一切全都臣服腳下的自滿感,那時,他和弟弟總是笑著鬧著大叫「我是國王,在地上的人全都要聽我的話。」,過了最高點,下降、跨出車廂踩上地面,才像回到現實,而明知那只是短暫的美夢,下一次還是樂此不疲─雖然二十層樓的高度和那個摩天輪差不多,但現在望著街景的自己已不再有那種幼稚的幻想,只是,在某方面,他和小時候還是做著同樣的事。 不論在天上的時候自我感覺有多麼良好,回到地上仍然只是微不足道的凡人,別說眾神看不到,他渺小的愛戀在那個人心中恐怕也是可有可無,但即使是這樣,即使前途未卜,還是捨不得切斷兩人間若有似無淺淡稀薄的關係。 我很軟弱很任性,要分手的話,由你提出好嗎? 他將額頭抵在玻璃窗上,閉上了眼睛。 「在做什麼?」那個人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沈浸在自己的思緒中,突然被打斷,有些楞住。他從回想中抽離,張眼、抬頭、回頭給了個笑容:「只是想起小時候全家一起到遊樂園玩的回憶。」 「很開心的事。」 「呃,是啊。」 「沒聽你提過。能告訴我嗎?」 「也沒什麼……。」推拒之意明顯,雞毛蒜皮的小事,沒有必要說出來讓人聽了感到無趣。 「我想知道。」 有些強硬的態度讓他驚訝地望著面前的人,那些事,值得探究嗎?為什麼那個人臉上有著執意? 也罷,是朋友的話也會關心也會問的,何況不是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我記得小時候,考完試或是有什麼值得慶祝的日子,我和弟弟最喜歡要爸媽帶我們到遊樂園去玩……。」,他恢復鎮定,緩緩地描述著,那些只有天真不知愁,未曾察覺和弟弟被截然不同地對待、也不知道自己在這世上的存在其實很模糊的日子。 他喜歡乘坐摩天輪,即使明明有輕微的懼高症;正如他喜歡這樣相處融洽的對談,即使兩人間的關連不知何時會斷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