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天空

關於部落格
純屬個人用來搞自閉的地方,如果寫BL的話目前只可能是塚不二,不適者請速離;因為文筆不怎麼好,目前拒絕轉載這回事,謝~~
  • 32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獨角戲.2

他從不認為自己是會在意距離這種事的人,不過自那天後他發現那個人站得離他遠了一點點。 在這之前他沒有過這樣的感覺,和別人之間保持一定的距離,是習慣,也可能是種潛意識的自我保護,不管是什麼解釋都行,反正在這樣的情況下,別人在他允許的範圍內要將距離拉近拉遠,只要雙方的對話聽得清楚不成問題,他從不覺得有什麼不對或是有什麼含義甚至連注意到都可能不會,這總之是一件不值得他費心的事。 察覺到和那個人之間的不對勁後,他才發現自己對人我距離很敏感,或者說,只對那個人很敏感;矛盾的是,那個人是唯一一個主動越過「他允許的範圍」這條無形界線的人,現在他的退開帶來的卻不是如釋重負。 那個人只是稍稍挪動腳步,站得比以前遠不到十公分,這種在外人看來沒有人會覺得不對勁的差異,卻讓他感到心中像被什麼東西梗住。他回頭望向那個人的視線必須比以前往上抬高,那人身上帶著的溫熱氣息一下子被週遭空氣稀釋,從兩個人之間的空隙穿過的風此刻格外清晰地掠過皮膚,而這種感覺讓他極不舒服,即使只是吐息,無法像以前那樣的清楚感受到對方,使得看似微不足道的距離格外遙遠。 他並不習慣和別人靠太近,而不知為何,和那個人間只是較從前稍稍拉開的距離卻讓他如此耿耿於懷。 一開始他想著是不是自己過去太習慣造成現在對改變的不適,也許過幾天就適應了就沒感覺了,可是隨著日子過去他發覺自己的在意有增無減,明明那個人和自己說話的方式看似和從前並無二致。他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心,相較於對上自己時散發著的「想和自己保持距離」的氣息,他看著那個人和別人在一起時仍然言笑晏晏,湧上的不只是「往常垂手可得如今遙不可及」的寂寥,一種他未曾有過、無法具體形容卻也明確得無法忽略的刺痛悄悄札上心頭。 只是究竟是「自己」不被像以前一般受重視,還是自己不被「那個人」像從前一樣對待,使自己介意掛懷的,是什麼? (未完) 居然有2,而且是在我應該在趕別篇稿子的時候orz,然後最該寫的東西至今仍然只起了個頭(嘆)。 這就叫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誰說的)?還是叫那壼不開提那壼(誤)? 情人節~,部長我要聽你唱valentine kiss啦XDDD(前兩天聽了大爺版忍足版,突然發現為什麼除了真田叔之外這首歌目前是冰帝全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