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天空

關於部落格
純屬個人用來搞自閉的地方,如果寫BL的話目前只可能是塚不二,不適者請速離;因為文筆不怎麼好,目前拒絕轉載這回事,謝~~
  • 32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EEN─20080229不二生日賀

SEEN 看著我,我期望你只看著我。 可是,終究無法成為你的目光焦點。 求不得,比起那個自然而然吸引你注目的人來,我沒有得到你注視的能力,這樣的我,應該如何是好? 他反覆默念著不要再想,彷彿這樣就可以讓自己的腦子牢牢記住這件事,讓妄念消失無踪,不該有的念頭可以及早掐死捏熄。 下午淋了雨使他整個人昏昏沈沈,可是腦子很清醒,清醒到他在心裏重覆著長痛不如短痛這句老掉牙的至理名言的次數多不勝數,直到這句話成為催眠曲,讓他備受折磨的身心在不斷的重覆中疲累地睡去。 暗戀如果能一直維持現況,不失為一件好事。 只要別發現自己暗戀的對象心裏想著的其實是誰。 很可惜他的暗戀之路無法再繼續走下去。 他不記得這樣的感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說得更正確些,他從不以為自己的眼光會緊緊追隨著誰會膠著在誰身上。 手塚國光是引人注目的,這一點,從第一眼看到他他就知道。即使在人群中,他的光芒也未曾稍減,他一直以為,只是單純地以為,欣賞這樣的人才是賞心悅目的,而去除所謂優秀的表象,進而和他成為聊得來的朋友也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他原先真的只有這麼想。 後來他發現自己只是看到手塚心裏就泛出一種滿足感,他的任何舉動即使只是推眼鏡寫部誌寫作業或讀書,再普通不過的動作都可以讓他目不轉睛,部活成為一件令他期待的事,只因為那是和手塚接觸最多、能看得到他最久的時間。 看不到的時間即使只是一天也會想念,看得到的時間流動得特別快而讓他忍不住希望能再多一點點。 當手塚的眼光偶然對上他的,他不期然地感到心頭一陣熱就算知道那只是無心,然後他會想著要是自己也可以被手塚專注地注視著該有多好。 沒打算把這樣的心情告訴誰尤其是手塚本人,他總是在手塚察覺之前早一步把自己幾乎可以用貪心來形容的眼光調開。這樣子就夠了,他不去猜測外表清冷的手塚心裏是否也有一個令他在意的對象一如他在意他,目前他們的關係是好朋友,他必須維持這樣的平衡沒理由讓自己的感情變成別人的負擔,即使知道自己心裏的天平早已傾斜。 他只是覺得自己的感情造成的一切後果都該自己一個人承擔。 他也曾經胡思亂想想過三不五時在手塚面前晃以增加自己的可見度,不過,先別說和一向站在手塚後方的習慣不合,有個人老出現在自己面前,除非是英二和大石那樣毫不在意甚至是樂意那個人闖入自己的領域,對保有自我空間很注重的人來說,這可能只是件煩人的事;更何況,沒有用心眼在看的話,也只是視而不見而已,這種幼稚念頭立刻被推翻。 在網球的世界裏,會成為某人注意對象的情形有兩種,一是你是那個人的對手,一是你是在場上比賽的選手。 前者得到的注意力顯然和後者不可相提並論,但是自從一年級的那次未完的、而且是由自己開口邀約的比賽之後,不知為何他們兩人之間再也沒有過這樣的機會。 那麼,就退而求其次吧,他想。在他想著或許只有藉著彼此共同喜好的網球可以讓自己被注目著因而部活特別賣力時,沒有想到有一個比起自己來耀眼許多的新星闖入這樣的平靜。 一直是自己單方面投注感情的平靜。 雖然這樣的感情不為人所知,但他一直以為這樣就夠了,他所喜歡的人並不知情,可是他可以獨自享受著那個人對自己來說與眾不同的意義,「有一個很在意很在意的人在心底」這件事其實很甜蜜。 直到他發現外表看來無法和感情事扯上關係的手塚其實是會專注地看著誰的,而且那個人不是他。 什麼叫做不公平他現在深刻地體會到,雖然被天才天才地叫著並不乏被注目的經驗,可是,可以博得週遭那些不管是所謂愛慕欣羨還是嫉妒的眼光,唯獨一個人的全神注目,他再怎麼希冀渴求再怎麼感嘆無奈都得不到,而越前,卻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越前很耀眼,雖然和手塚的基調並不相同,吸引人眼光的能力卻別無二致,更何況對於那麼重視網球的手塚來說,越前的出現,有多可遇而不可求,對手塚有多重要,他覺得自己連想都不用想就深切感受得到。 這些他都知道,因為知道,所以手塚要他和越前比一場時他只有這一刻終於來了的感覺。 手塚對越前的重視是那麼直接攤在他眼前,直接地讓他連反駁的餘地都沒有,明晃晃連想自欺都做不到。 而自己相較之下作用只在幫助越前更上一層樓。 我可以被你看著了呢,不管你看著我的原因是什麼。 終於來了啊,看來自己果然不認真,連這種原該傷心失意的時候都可以分神想著終於有機會得到手塚的注視,雖然他應該想著的是手塚終於用行動告訴他他重視的絕對不會是他,他展露自己的用途的這一刻也終於到來這些清楚不過的事實,可是在痛苦之間,卻夾雜著一絲不該有的竊喜。 只是這樣的不認真無法得到認同,在手塚問他真正的你在那裏時,不知是不是因為被雨淋得濕透,他感到全身冰冷,手塚是看著他,但那略帶責備的語氣讓他感到手塚只看到他用了多少的實力給越前,只看到他沒有拿出真正的實力,為了他無法幫越前進步更多更快而惱怒。 我曾經以為自己打球的樣子有屬於自己的美麗一舉手一投足有可以讓你喜歡的地方,沒有想到在你眼中那些都只是不值一顧。我的價值在那裏?連網球都無法獲得你對我的認同,稱霸全國的路上我連你的助力都稱不上? 那麼就把自己驅逐吧,那一瞬間他只覺得再也待不下去。 他聽見手塚在停頓過後說出他不會把他逐出正選說他是正選的重要戰力,語氣淡漠一如自己剛剛說的話只不過是諸如天氣很好這一類,他想著手塚你怎麼可以這麼不在乎我,可以這麼冷漠,你這樣的態度只會讓我更想離開。 然後回頭看了手塚一眼說著那還真是謝謝你,連衣服都沒換,衝進部室拎了自己的東西就跑,直接衝回家。 和手塚在一起突然變得讓他無法忍受。 這算吵架嗎?他不知道,和手塚認識兩年多以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兩人之間總是相處平和地讓人無法想像會有類似衝突的情形發生,不過,心裏的平靜被破壞後再維持表面的平和只會讓人窒息,他有種把這假象戳破也好的快感,就算是一時也好,到了明天,見到手塚,自己還是會回復成一副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 如果自己明天不感冒。 在那當下顧不得換衣服就衝進雨中,出了校門在回家的路上則是覺得,雖然自己並不是言情小說的主角也不會失戀了就淋雨以示失意,不過如果能就這樣淋成感冒也不錯,至少在這個他不想再見到手塚的時候。 見不到的話,心裏就不會動搖了,他想著自己現在要的不過是一個放棄的理由。 因為暗戀無以為繼,所以必須收拾自己這一塌糊塗的心情,即使明知收拾二字說來容易做來難。 想睡覺,很想睡覺,他期望睡著了可以什麼都忘掉,想著手塚只會無法自拔,而且愈發顯得自己的可笑。暗戀這回事如果能自得其樂就沒有問題,可是一旦產生羨慕和嫉妒,在該埋怨誰、該喜歡還是討厭、該怎麼面對手塚之間搖擺掙扎,自己的一廂情願就可笑了起來。 不該有的念頭為什麼要冒出來?沒有喜歡上手塚的話,就沒有這些事了,那麼為什麼他要喜歡上手塚?他迷糊地想,人的大腦是這樣的不受控制。 不知道睡了多久,他醒來,想看看現在是什麼時間,於是拿起擱在床頭的手機,快十點了,看到兩通未接來電還有一封簡訊,未接來電是手塚,簡訊也是他傳來的,「回家儘快洗個熱水澡然後好好休息,身體不舒服的話明天就請個假吧。」,看了居然有失笑的感覺,這是第一次,手塚這麼關心他,看樣子手塚好像很怕他真的退出吶,那麼自己是不是該認真地向部長大人保證一下呢? 回電。 「喂,不好意思,部長嗎?」 「不二?怎麼這麼叫我?」 「沒事,只是想這樣叫,你覺得怪的話那我改回來好了,手塚,找我有什麼事?」 「你……身體還好嗎?」 「頭昏昏的,大概被你猜中,感冒了吧,可能明天得請假了,吶,麻煩幫我向英二說一聲好嗎?」 「不二……」聽起來很無奈的樣子,剛剛自己有那句話說得不對嗎? 「啊,要你主動跟英二講話很難吧?呵呵,我待會自己打給他好了。」忍不住還是想調侃手塚,這樣就好了,此後兩人還是維持朋友的關係就好了,只要管住自己的心不要妄想越過某條界線,沒有被注視、沒有被手塚放在眼中這件事就變得沒那麼讓人痛苦了吧? 「我不是那個意思。」 「嗯?不然呢?還是你要我保證不會退出正選?其實說來這個權利好像是在部長你的手上不該問我呢。」沒有任何責怪諷刺的意思,只是下了決心之後,什麼都不要了之後,奇異地,心情反而變輕鬆了。 「我說過了不會將你排除,而且,也不是基於部長的職責才這樣說的。」 「是嗎,那,謝謝了。對了,越前家你也打電話去問候過了吧,真是的,小堇早點出聲叫停的話我們就不會淋那麼多雨了,明天要是一次有兩個正選缺席的話很傷腦筋呢小堇怎麼沒注意到?你下次要記得提醒她,還有你也淋了雨自己也要注意保暖喔。」皮皮地笑,完全把自己跟越前打得欲罷不能的責任轉移到教練身上,也把對越前的嫉妒掩藏在過多的話語中。 因為猜想你一定先關心他我是排在後面的那個,所以,還是我自己先提出來吧,總比由你來告訴我好多了。 我不再要你的注目,你不看著我也沒關係,請讓我死心。 「我沒打去越前家。」 「咦?部長你這樣不關心部員是不對的喔,何況越前還是未來的支柱?」好奇怪,手塚對越前連個電話都沒打,可是卻接二連三打給自己? 「……,他不會因為淋了那麼點小雨就感冒。」 「難道我看起來比較弱不禁風嗎?」 「不是那樣。」 「那麼就打去吧,雖然現在你好像是和我比較熟所以才打給我,不過我想你們應該多多培養感情才對。」然後最熟的最親近的就會是你和他了。 「培養感情做什麼?」聲調有著完全不明暸的疑惑。 「真是的,手塚你還真是個笨蛋,那有人問和自己重視的人培養感情做什麼的?」 有種被手塚打敗的感覺,只好自己把話挑明了說。 像這樣在旁觀者的位置站定不要跨出界,是不是就可以把心中的痛忘記?沒事沒事,絕對不會有事,就算手塚現在說他確實喜歡越前他也一定可以撐下去。 「我擔心的是你。」 「啊?你關心我這個好朋友我是很感謝啦,不過講得你好像對越前沒什麼感情這樣不太好吧部長大人?現在應該還來得及,趕快打去吧。」我想快點結束跟你的對話,我希望早點解決,別再這樣拖下去。 「你累了想休息了?」 「還好,我已經睡過一覺了。怎麼了?」 「因為你看起來很想結束這通電話的樣子,而且,你一直催我打給越前做什麼?」 某人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敏銳?「你不是打來問候我的嗎?意思表達到了不就可以了?」 「……」 「手塚,如果,沒有什麼話要說的話,我想我們就結束了吧,明天,不,後天見。」就這樣切掉的話,不止是電話,連感情,也可以結束了,他暗自想著。 「等等,不二。」 「還有什麼事嗎?」 「……,對不起。」 「為什麼要道歉?」 「我不該那樣逼迫你。」 「逼迫?你是在說和越前對打的事嗎?那個,該道歉的人,是我。不好意思,一個不認真的部員一定讓你很困擾吧。」 「不,是我的問題,對不起,我不該說出那樣的話來。真正的你在那裏,雖然我還是抓不住,可是,回想起來,曾經在我面前出現過對吧?而我居然忽略了。」 完全說不出話來。 手塚對他,或許並不是視而不見。 你在看著我嗎?仔細地,認真地? 「不二?」 「……,抱歉,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以為你是因為我無法認真無法使出全力幫助越前進步而不高興。」 「越前自己會找到進步的方法,身為學長的我們,點到為止就夠了。」 聽起來,手塚對越前的關心好像沒有想像中深厚?「我是個很矛盾的人,既想隨著自己的性子任意地打球,又希望得到你的認同,很貪心對吧?」 「這兩者並沒有矛盾。」 「可是我沒有辦法認真,這樣的態度在全國大賽會對你構成妨礙。」 「那是你的想法,對我來說,並不是這樣。」 「咦?那……」 「我想看到真正的你並不是因為網球,如果只是著眼於勝利這回事,我不會管你有沒有求勝的意願,反正你從來也沒輸過。」 「……,那是因為什麼?」 「個人因素。只是基於我自己的期望而已。」 「你……的期望?」 「要說矛盾的話我也是,憑你的實力我大可以放心,大可以不必介意那個在球場上悠然自得的人是不是認真的你,只是不可思議的是,心裏有個聲音在叫囂著不滿,於是我破天荒地讓自己公私不分。」 「公私不分?」怎麼回事,這四個字聽來居然有讓他心動的感覺?他輕咬著嘴唇,等著手塚接下來的話語。 「不但公私不分,而且矛盾不減反增。我以為越前在球技上是足以激發出你的才能的最佳人選,說出來也許你會笑,實際看著你們的比賽,我有種渴望,渴望站在你對面的人是我,能讓你認真一搏的對象,我希望只有我。」 原來,事實或許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樣? 「是只有你沒錯。」他輕鬆地無聲地笑了,「不過接下來的比賽我會試著讓自己認真應戰,不管對手是誰,這樣才不會被你趕出去。」 「別再說這種話。」 「啊,部長大人好像很捨不得我走呢。」玩笑中還是帶著一點試探的味道。 「不是捨不得,是根本不願意。」 手塚怎麼會說出這種話來?讓他完全無法招架,「……,這聽起來好像情話你知不知道?」 「如果是的話你願意接受嗎?」 「在說什麼啊……」如果這是手塚打來的球,他想,那可比阿隆的波動球要厲害太多了。 「我在問青學的天才對我的感覺是不是像我對他一樣。」 「那要先看你對他的感覺是什麼。」 「無法移開的視線焦點。」 「你明明都在看著越前。」 「所以你也一直在看著我?」 可惡自己幹嘛不打自招,「是你一直盯著他太過明顯,全體正選搞不好都看到了。」 「這麼說來我的掩藏相當成功。」怎麼聽起來好像有點得意。 「是很成功,成功到我完全沒感受到,只覺得自己無路可走。」都決定要放棄了。 「對不起,我不知道該拿你怎麼辦。」 原來兩人的心情和想法是一樣的?原來自己是被注視著的? 「吶手塚,你看著我嗎?」 「一直。」 「不是因為網球的原因?」 「是因為喜歡你。」 「……」原本就有點發燒的臉這下更是燒燙得不像話,雖然沒人會看見,可是他有股衝動想把自己整個人埋到被子裏躲起來。被喜歡的人告白,原來是這樣…… 「不二?不二?身體不舒服嗎?」焦急的語氣從電話那頭傳來。 「我沒事,只是,好驚訝……」 「我想要一直看著你,請你也一樣。」 「嗯。」輕輕點頭。 「現在還要催我打電話給越前培養感情嗎?」 「你身為部長,當然要關心部員啊。」 「讓大石去問候一下就可以了。」 「呵呵手塚你真是偏心。」 「早點休息,明天部活完,我去你家看你。」 「嗯。」 「對了手塚,你這麼急著拜見公婆?」開始開起玩笑來。 「是拜訪岳父母。」反擊還挺快的。 「喂,我又沒說要嫁給你。」 「我要早點把你訂下來。」 「那你要準備鑽石戒指套住我嗎?」 「鑽石沒有,不過我會用雙手把你整個人圈在懷裏讓你跑不掉。」 「這種情話到底是誰教你的啊……」 在那之前,我們互相望著對方到底有多久,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此後,我們會一直這樣看著、被看著,一直下去。 塚不二越的偽三角戀情實在是拿來寫文的大好材料,再加上是塚不二飯大概都會碰到的經典218(笑)。 發現這篇和場邊暗潮,情節沒有相關,卻可以在偽三角戀的基礎上寫成系列文,嘛,我看看還有那回有出現這種曖昧的再拿來寫XDDDD。 不同的情節,同樣的心情,但又不能寫得一模一樣。 總算趕在不二生日這天完成,雖然和生日無關,不過,這一天是一定要有文生出來的(笑)。 不二生日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