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天空

關於部落格
純屬個人用來搞自閉的地方,如果寫BL的話目前只可能是塚不二,不適者請速離;因為文筆不怎麼好,目前拒絕轉載這回事,謝~~
  • 32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Ward─幸村生日&白色情人節賀

我很懷念那天早晨的冬陽、電車、隨著電車呼嘯而過的風,還有正準備一起上學的我們。 我努力回想倒下之下的世界是什麼樣子,卻怎麼也看不到那暖暖日光。即使從昏睡中讓我醒來的是薄薄眼皮擋不住的投射在眼球上的光影,可是我再也感覺不到它的明亮,記憶從那一刻起切斷,要回到那些一如往常的日子好困難。 再強烈的陽光也有照不亮的地方。 老套的說法就是掉進了黑暗的深淵,而且只有我一人其他人並沒有,雖然我們一直都在一起,在這種時候我卻無法拉誰一起墬落。 那個以打敗我們三人為職志的學弟說,就算我不在完成全國三連霸也沒有問題,雖然知道他在安慰我,可是心裏的苦澀濃得無法遮掩,於是脫口而出,原來沒有我也沒關係啊,卻在話說出口之後將眼光移開,那一瞬間,其實我是心虛的。 我害怕和你、和你們離得越來越遠,卻怎麼樣也伸不出手要誰停留。 你告訴我沒能取勝的消息,而我從你的話語中感到和自己一樣的糾纏不清,你和我想的一樣嗎?該有的是對沒能奪冠的失望,不該有的是少了我就缺了一個重要的存在大家就不行了的卑鄙想法,我為這樣的自己感到惶恐,於是僵著聲調,言不由衷地說著,不要再和我提網球的事。 我的神色有任何異常嗎?你只是靜靜望著我,半响,才開了口,我不相信你真的不想再聽有關網球的事情,而且輸球這件事雖然讓我感到失望、還有因為無法將冠軍獻給你感到對你的愧疚,你知不知道也給了我希望?下次,有你參賽的下次我們會更強,到時等待著我們的只會是勝利,所以你要趕快好起來我們一起上台領那面優勝錦旗。 下次,我也很希望有下次,可是你不知道那對我太遙遠,遠得我到不了,我連能不能健康踏出這病房都有問題。 而從前,那看似平凡的,一起上學一起打球的日子,其實是要運氣也要實力的吧?和你有相同的愛好是運氣,沒有實力的話我們無法站在一起。 未來到不了,過去回不去,而現在,是兩個世界的我和你,說什麼都沒有意義。 於是我只能請你出去。 你叫著我,似乎還有什麼話要說,雖然我向來不喜歡打斷已經甚少的你的言語,這次卻只能任性,在我重複堅持的命令句中,低喃著已經回不去了嗎的你默默走出病房外,門把響起的咔噠聲如同某個解除禁令的咒語,在你面前我死命壓抑著的情緒潰堤而出,應該再忍耐,要發洩也得等你們走遠些,可是瀕臨極限的我怎麼也擋不住它的來勢汹汹。 說是火山爆發也不為過吧,我不禁自嘲地想著。 到底是讓想你聽到還是不想讓你知道我無法釐清,只是,失態的我你也見到了,有種不知如何面對你的感覺,這時候,可不可以讓我獨自一人? 在一整個下午的昏睡後,傍晚時間你獨自再度來到我的病房。 我只是漠然地看著你,不論你想做什麼或想說什麼,現在的情形都不會再有改變,那麼,出現在我眼前的你有什麼用意? 你說你問過醫生,我的情形並不是完全絕望,雖然機率不大,但只要有希望,那怕只是一點點,都絕不能放棄。 你還說你會一直陪著我。 一直陪著我,聽起來很讓人心動,可是如果你花費了大把的時間卻仍然徒勞無功呢?你不怕在我身上花的時間心力到頭來只是浪費? 我不管結果,這是我自己想要陪著你,所以,沒有浪費這件事。你這麼說。 陪著一個可能從此不能再打球的人做什麼?如果我真的不能再打球,該怎麼辦?你或許不會想再和我在一起。 你沈默,果然,是說不出話來了嗎? 你會很痛苦吧,停頓之後你說。 你說著,如果我不能打球你也會難過,可是比不上我的痛苦讓你感到折磨。如果真是那樣,你不知道能做些什麼但至少可以和我一起痛一起捱過。 我望著你眼中的不容置疑,突然覺得或許再不濟也會有一個你讓我可以依靠,雖然我的天性一向對這兩個字敬而遠之,怎麼也不願自己變成一個會依賴他人的人,不過,偶爾,我可以讓別人支持一下嗎?在這種時候一部之長只是個沈重的虛名,我終究,也會有軟弱的時候啊。 你似乎看到我眼中的複雜,要我不必擔憂,對我「如果我真的無法再打網球,那麼網球部部長就拜託你來當了」故做堅強的玩笑話,只是輕描淡寫地說部長只會是我,而且整個網球部大概都會這樣想因為沒人受得了你當部長。 不會開玩笑的你居然說出這樣的話來?驚剎之後,我微微地笑了,並且果不其然地看到你一直緊繃著的臉有了可以稱為放鬆的表情。 有了力氣微笑的我,應該可以健康地走出這個病房吧。 我想再次站在球場之上。 沒錯這是真幸(可能是唯一一篇吧?)。 (等等我不是說只會寫塚不二?)(毆) 是說我居然可以寫出真幸來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不過連載374回實在太激動太八點檔了很適合拿來寫(毆),剛好又接連遇到幸美人生日和白色情人節,在秉持「只要寫文時遇到節日就叫賀文」的原則之下,既然寫得出來,就當成兩個節日賀了XDDDD。 反正情人節已經讓青學皇家夫婦露臉了,白色情人節就有請立海這對吧XD(其實是因為白色情人節這個主題我目前想不出塚不二有什麼好寫→毆)。 對幸美人的敗戰,雖然是必然,還是很替他感到不捨。大病之後能再次站在球場上是需要多大的毅力和勇氣,當然還有遠離球場之後再次上場球技的磨鍊,這些強大完全無法適切表達,沒打到什麼就被小王子解決了,而且輸球也就罷了,還在最後被塑造成剝奪五感讓對手對網球心生恐懼這樣的惡役,不得不說老大你結局真的結得很讓人不爽(嘆)。 不過因為我不太會編劇情,能寫的大概就是把原作的三頁用一千多字寫出來而已,寫得很淺薄,然後對他們兩人的個性不知到底有沒有抓到(跪)(等等那為什麼塚不二動不動就是兩三千字以上?)。 幸村部長辛苦了,還有遲來的:生日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