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天空

關於部落格
純屬個人用來搞自閉的地方,如果寫BL的話目前只可能是塚不二,不適者請速離;因為文筆不怎麼好,目前拒絕轉載這回事,謝~~
  • 32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手機

手機對現代的年輕人來說,是不可或缺的必需品。 不僅手上不能沒有這樣東西,功能還要越多越好,要能上網能照相能聽MP3能看影片最好可以當成PDA,除了通訊之外,手機還必需好玩才行,這不僅是流行,幾乎已經成為年輕人的共識。 不過,雖然極少數,還是有人不會跟隨流行這回事,比如說,青春學園男網部部長兼學生會長手塚國光就是那鳳毛麟角的少數人之一。 手塚並不是沒有手機,只是在他看來手機的作用就是和家人教練老師部員同學在必要時、找不到人時聯絡事情,如此而已。雖然對他來說手機也算必需品,可是他完全不覺得除了撥接電話、頂多加上簡訊之外,手機還需要附加其他功能。 因為從小就堅持這樣的想法,小學被彩菜媽媽帶著去買手機時,那些花俏的功能全部被他列為不必要,功能太多的他也完全不考慮購買。在琳瑯滿目的各式手機中,他挑的是最簡單,也可以說是最不起眼的款式,面對店員的極力推銷完全不為所動,這種行為被誤解為「小朋友好乖幫媽媽省錢」,他抿唇不語,一旁的彩菜媽媽也只是帶著微笑說「這孩子的品味有時就是與眾不同」而順了他的意思。 於是手塚就這樣帶著功能幾乎可以用「陽春」來形容的手機,上了中學也並沒有想更換的意思,而即使是被同屬網球部,唯一一個敢開他玩笑的隊友不二周助發現並且調侃著「手塚不只長相不像個中學生,連使用物品講求實用的習慣都很像中年人呢。」,他也只是淡淡地瞟了不二一眼,回答「手機只要能打電話就夠用了。」,而仍然不改其志。 直到某個考前,和不二一起在圖書館溫習功課的下午,手塚這樣的想法才受到嚴重的挑戰。 那是個寒冷的冬日,相較於外頭的雪花紛飛,室內因為開著暖氣,不但感受不到刺骨寒意,還暖洋洋的讓人感到無比舒適,不過,或許就是因為太舒服了,才坐下來念了沒多久的書,身旁的人已經呵欠連連,他看著眼睛快張不開的不二提議:「要不要先睡一下,半個小時之後我叫你?」 「好……,麻煩你了……」語畢,像是再也支撐不住一般,不二大略收拾了自己的書本和筆記,在桌面清理出一片空間,就這樣沈沈進入夢鄉。 原本手塚是應該繼續念書心無旁鶩的,如果不是他發現不二居然直接往桌上一趴就睡著了連外套都沒披。 一邊想著雖然圖書館有暖氣不過這樣還是很容易感冒,一邊將不二掛在椅背的外套披到他肩上,然後,愣住。 因為看到不二面對著他的睡臉。 平日裏幾乎天天都看得到的人,看他睡著也不是第一次了,以往並沒有特別注意、或是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只是這次,他望著不二白晳的臉龐,突然覺得視線無論如何都不想也無法移開。 彷彿是第一次見到一般,他驚覺,不二怎麼,這麼好看? 只想到一句很好看,有些懊惱於自己的辭窮,所知的形容詞無法用以形容此時的不二,但是被暖氣悶得微微泛紅的臉頰、微啟的嘴唇、垂下來才會發現的纖長的睫毛,組合在一起不只是賞心悅目,在感到心頭被什麼東西打動之餘,更有一種想要就這樣一直注視下去的欲望。 感官上的震撼感過去之後,手塚開始有餘裕地、仔細地打量著不二,然後頗為愉快地發現,這樣的美景所以吸引他的目光以致膠著無法動彈,不僅是因為表象的美感,更是因為看到不二未曾在他面前顯露過,也許見過的人寥寥無幾的一面。 雖然在他讀過的小說中,寫到人的睡臉時都會用毫無防備來形容,但他始終無法明白那是怎麼回事,直到看著不二,心裏有種頓悟,原來所謂沒有防備,是像這個樣子啊…… 安靜地沈睡,眉眼不似平常那樣彎彎瞇著,而是全然闔了起來。但奇妙地,閉著的眼眸原該使人無法看清真正的表情,此時卻因為繁雜的思緒被睡眠截斷,看起來格外有種透明感,手塚輕易地就讀出了此刻不二心情必然十分愉悅,不僅是做了好夢,而是夢的源頭─情緒,毫無遮蔽地被顯現出來。 喜歡開玩笑、喜歡看熱鬧、喜歡捉弄人、古靈精怪各種怪念頭鬼點子層出不窮、甚至有點惟恐天下不亂的不二,卸下所有說是武裝也好說是面具也行,單純地似乎什麼都不想不掛懷只沈浸夢境的樣子,和平常,大不相同。 不見得是虛偽,也許只是社會規範,或是不願被他人窺視太多自己的心事,人在人群之前總有必需表現出來的行為甚至表情。別人怎麼樣他並沒有興趣,惟獨對眼前的人,他想知道這個人真正的樣子,不管是各種情緒造成的表情、或是像現在這樣忘卻所有俗事的天真純然。想看到,甚至是希望只有自己看得到,而如今這樣不得不說是某種形式的夙願得償。 睡得很好吧?不二? 在自己面前這樣放鬆睡著,能不能解釋為自己對於不二來說是可以信任可以依靠的? 偷拍並不是件好事,可是在行事從不踰矩的手塚心中,此時只有股強烈衝動想把這樣的睡顏照下來。 不過,就像書到用時方恨少這句俗語一樣,一向對攝影並不是十分愛好的手塚,在第一次想要將某個景色留在不只是腦海中的地方時,也第一次對自己的手機功能不足產生了小小的不滿。 至少也要有照相功能才是,因為自己不會像身旁的人一樣隨身帶著相機,那麼附有相機的手機在這種時候就變得非常必要,用到的機率雖然也許並不大(手塚在心裏補充,而且很可能只會用在不二身上(?)),但至少不會像現在這樣,不管盯著不二多久,都無法讓自己感到滿足,只能在心裏大嘆可惜。 還終究必需擾人清夢,並且一併將這樣的美好景致打破。 時間差不多了,手塚輕輕拍著不二的臉頰喚醒他:「不二,該醒醒了。」,臉頰的觸感很好,好得讓人捨不得放開手,所以手停留其上的時間無法克制地久了一些。 「唔……,現在是什麼時候了?我睡很久了嗎?」睡眼惺忪,聲音還帶著一點點乾澀。 「正好半小時,清醒了嗎,要不要喝口水?」把水杯遞過去。 「嗯,謝謝,」水不但滋潤了喉嚨,也使神智完全清楚,「手塚你剛剛在我睡著時一定看了很多書吧?」 「還好。」手塚發現看著不二從迷迷糊糊到完全甦醒的樣子也是種享受。 「啊啊不該睡著的,這樣就比你少念很多了耶……」 不二大概不會知道,在睡著的這段時間,其實手塚並沒有念什麼書,而且還是導因於自己。 更不會知道,幾天之後,向來物品一定會在無法再使用時才更換的手塚,在原手機還沒壞之前就換了一支新的,而且明明說過手機只要能打電話就夠,這回卻換了照相手機的原因是什麼,問了也只得到「手機用好幾年了也該換了」這種有答等於沒答的答案。 問題直到幾年後的某天,不二偶然看到手塚的手機桌面圖片是自己睡著的照片才得到解答。 「手塚,這張照片……,是我國中的時候拍的吧?咦,等一下,你那時換的手機該不會是這種作用吧,說,你到底拍了幾張我的照片,還有,暗戀了我多久?」天才顯然很樂。 看了不二一眼,一把抓到懷裏昏天暗地的長長親吻過後,帝王回答:「是很久。」 「很久是多久?你根本沒回答我的問題啦……」 這就是那篇上週末寄不回來的文XDDDD。 只是剛好在4月1日貼出來而已,並不是說這篇是愚人節賀文的意思(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