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天空

關於部落格
純屬個人用來搞自閉的地方,如果寫BL的話目前只可能是塚不二,不適者請速離;因為文筆不怎麼好,目前拒絕轉載這回事,謝~~
  • 32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雨傘

手塚的書包裏,隨時都有著一把摺傘。 日本是個季節分明的國家,除了四季的變化十分明顯之外,還有就是每年五、六月間必然來到的梅雨季。梅雨季節,不論出門時有沒有雨,帶傘是基本常識。 而在不是梅雨的季節,夏天常有午後雷陣雨,即使冬天,偶爾也會飄雪或陣雨之類的,雖然天氣多變,不過未雨綢繆這種觀念並沒有存在於所有人心中。對十幾歲的青少年來說,反而可能因為要帶的東西太多而嫌雨傘既占空間又增加包包的重量,謹慎一點的會留意天氣預報,神經大條的則是視出門時的天氣而定,如果早上是大晴天,雨傘這樣東西就絕不可能出現在書包裏,所以只要放學時間突然下起雨來,各學校的穿堂總不乏對著落個不停的雨絲怨念著希望趕快停,或是等著家人送傘來接的學生。 而手塚,完全不屬於以上的人群。 並不是身為學生會長的他在下雨時可以到學生會室待到雨停(雖然他的確常因為處理公文而比一般學生晚回家),所以可以不必和別的學生一起擠在穿堂,而是對他而言,「忘記帶傘」這件事是不可能發生的。 他所持的理由是自己沒有空天天看氣象預報,也不好麻煩家人提醒,何況預報有可能出錯,預測晴天結果傾盆大雨的情形並不是沒有,既然如此,不如隨身帶著雨傘,增加一些重量換來有備無患,對他來說是一件值得的事。 何況他並沒有雨中漫步的偏好,怎麼也無法理解將全身淋得濕濕的在雨中行走,除了會感冒之外,有什麼詩情畫意可言,因此帶著傘十分有必要。 在手塚所屬的男網部中,一眾正選大致上是以上三種類型均勻分布,比方說好友兼副隊長大石和自己是不管天氣如何都會帶著傘的;乾、河村和海堂是會看天氣預報下決定的型;至於菊丸、桃城和被託以未來支柱重任的越前,則看來就是既不會留意天氣預報,對家人的提醒,也很可能當成耳邊風,帶不帶沒個一定,也因此每次部活結束如果適逢下雨,這三人哀號的機率是最大的。 唯一難以分類的是不二。 會這樣想是因為不二幾乎不曾有雨天沒帶傘的情形,在兩人一起回家的路上,就算突然下起雨,他只會見到不二和自己一樣好整以暇地從包包中拿出傘來。原本以為,不二和自己一樣,是隨時帶著雨傘的類型,至不濟也總不會像桃城那樣,老是看到下雨就哇哇大叫「怎麼辦我今天忘記帶傘了啦」,可是因為某件事,讓手塚將不二從「一定會記得帶」,轉列為「無法分類」。 手塚和不二,如果時間可以配合得起來,經常一起回家。而這個「配合得起來」往往除了一般的沒有其他活動的部活後或放學後,也包括不二到學生會室邊寫作業邊等手塚。 當不二被同班好友菊丸偶然問到「和誰一起回家」這個話題時,提起自己跟手塚的時間很能配合所以經常一起走,除了立刻被反駁:「那才不叫『時間能配合』呢,不二你根本就是留下來等手塚的嘛。」,貓咪並且大表疑惑:「不二不二你為什麼喜歡跟手塚一起回家?你不覺得對著手塚那張冰山臉的時間越短越好嗎?」 「那英二為什麼喜歡和大石一起回家呢?」 「因為我跟大石有很多話聊啊,而且大石會陪我去買CD、買最新款的牙膏,下雨天沒帶傘的話也沒關係,只要有大石在就安心了……」貓咪眉飛色舞。 「我也是喔,我和手塚也有很多話可說呢。」 「啊?怎麼可能?不二你騙我,手塚那個人會有很多話說?」表情活像是看到什麼不可思議奇景一樣的菊丸著實逗樂了不二。 這天放學,不二一如往常在學生會室寫作業兼等手塚。窗外烏雲密布,濃重的雲層似乎要壓得人喘不過氣來,是風雨來臨的前兆。 果然過沒多久,大雨傾盆而下,嘩啦啦的聲音讓身處室內的兩人不約而同地望了窗外一眼,然後一個繼續處理公事,一個繼續算剛剛算到一半的數學,心裏共同的想法是,下雨這件事不會造成任何不便或影響,因為彼此都帶了傘。 大約一個小時後,雨勢漸緩,手塚手邊的公文也告一段落,兩人收拾好東西步出學生會室,手塚對不二說:「不二,我到教練那裏交部誌,先到校門口等我好嗎?」 「嗯,沒有問題。」小熊愉快揮手暫別。 傍晚的校門口有些昏暗,手塚遠遠地只隱隱約約看見一個白色的人影在雨幕中晃動,不禁有些愕然和自責,不二今天忘記帶傘了嗎?真是的,剛剛不該讓他在這裏等自己的。 走近,將只穿著制服襯衫沒穿外套,一下子抬頭望著天空讓雨落在臉上,一下低頭踩著地上小水坑玩的不二納入自己的傘下,「忘了帶傘嗎?對不起,應該讓你在教師辦公室外頭等我才對。」 「我有帶傘啊。」一副理所當然。 「那你……」 「呵呵,手塚不覺得偶爾淋個雨很有情調嗎?」 「完全看不出來情調在那裏。」不以為然。 「手塚你果然一點都不浪漫,比起晴天的明亮或陰天的沈悶,雨景的迷濛很容易使景物柔化,紛飛的雨絲還有增添美感的作用,所以,會有想進入雨中世界的念頭呀。」 「很容易感冒。」聽了不二的說明,手塚仍然無法體會「想進入雨中世界的念頭」是什麼,只得搬出最有力的理由。 「放心,現在雨已經比較小了,就算得了也只是小感冒而已不礙事啦,而且這種雨勢不撐傘也沒關係,撐了回家還要收,好麻煩。」 「……,過來一點,回家吧。」,看樣子生病二字也不能讓某人打退堂鼓,手塚只好把不二拉近自己一點,雨傘也盡可能挪到自己的左邊。 而察覺到的不二,臉上的笑意加深了幾分,和手塚在一起,自己也像有大石在身邊的英二一樣,感到很安心呢。 走出校門沒幾步,不二像想起什麼似地,突然仰起頭看看手塚的傘,傘面幾乎全部都在自己這邊,望向手塚的右側,果不其然,已經淋得有點濕了,雖然黑色的制服外套看不太出來,但網球袋上已經有了雨滴劃過的潮濕痕跡。 「停停停,手塚你等我一下。」說著,從自己的書包中抽出傘來,打開,同時從手塚的傘下離開。 「不是懶得撐傘嗎?」突然覺得身旁莫名的空落。 「我不要你淋濕。」 「我也一樣,所以,以後不要淋雨。」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適時淋雨有助消除壓力,比方說考前念書念得很煩的時候,讓雨打在頭上身上,腦子就會變得比較清醒喔。」 怎麼又出現一個新理論?手塚的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不過你的話,」不二的聲調由原先的愉快變得有些感傷,「還是能不淋雨就儘量避免吧。」 「……」,雖然因為不二的關心而心頭有些暖熱,不過也對不二不明白自己對他的擔心是同樣程度而感到無奈。 停頓了幾秒,手塚開口,「以後,兩分鐘。」 「什麼兩分鐘?」 「淋雨時間的上限,」,想了想,這隻熊說不定來個陽奉陰違,趁自己沒看到時淋個痛快,手塚又加了一句「而且只准在我面前。」 一點小小的驚訝之後是一個淘氣的笑容,「吶,是是是,部長大人真嚴格。」 「不是因為部長的原因。」雖然不二的笑容總讓自己也覺得開心,可是有些東西一定要說清楚。 「我知道啦,不過,我還是會懶得撐傘收傘,而且手塚你還是不准讓你自己淋濕喔。」一副「那你要怎麼解決?」的樣子。 天才果然刁鑽,連這種小事自己也得隨時接受考驗,「換把大一點的傘不就得了?」這問題有什麼難的。 對於帶不帶傘這件事,不二的無法分類看來好像不重要了。 手塚的書包裏,隨時都有著一把摺傘,不過,比原先的大了一號。 而不二為了不讓手塚淋到即使是一點點的雨,則是在兩人共撐一把傘的時候,明知雨傘變大了,還是努力往手塚身邊挨。 然後不久之後,共撐一把傘變成必然,沒有人再離開共享的、傘下的世界。 上班時間打混來貼文,老梗清水文又出現了耶XD ,是說真的會變系列文嗎?(遠) 預祝小謎生日快樂、famina考試順利、一眾親友身體健康XD,大家不要淋雨喔(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