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天空

關於部落格
純屬個人用來搞自閉的地方,如果寫BL的話目前只可能是塚不二,不適者請速離;因為文筆不怎麼好,目前拒絕轉載這回事,謝~~
  • 32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鋼筆

提起小時候,每個人都有許多回憶。而對不二來說,一想起小時候,腦海裏總會出現祖父用鋼筆書寫的畫面。 書房,到天花板的高高書架、玻璃門中陳列的精裝書籍,以及厚實的木製書桌,無一不散發出深沈的不可靠近感。對小孩子來說,既希望自己趕快長大,可以像大人一般坐在桌前,閱讀看來艱澀難懂的書籍或僅是架勢十足地簽署文件,一方面又覺得在那種地方不能盡情玩耍,動作稍微大一點就可能撞到書架或打到書桌,而且說不定還會被罵,可說是個讓人既想接近,同時又覺得保持距離比較好的地方。 不二記得,小時候跟著祖父進入書房,並且和裕太保證會乖乖看兒童讀物不會搗蛋的時光裏,每次看著祖父在溫暖的暈黃燈光下用鋼筆在紙上寫東西、或只是簽個名,從祖父的神情、拿起沈甸甸的鋼筆、打開蓋子,到書寫的姿態,總會感受到一股慎而重之,小小的孩子並不懂祖父寫的是什麼,只是以鋼筆在紙上刻畫這件事,令他感到紙上的文字似乎無比重要,持筆的人才會這樣認真以對。 而當自己要求祖父讓自己試著用鋼筆寫字時,因為年紀幼小,雖然已經會用鉛筆寫字,卻還無法掌握鋼筆的握筆要領,別說寫出來的字體歪歪斜斜,還甚或有筆畫分岔、斷水的情形,這使不二覺得有點沮喪,明明自己的鉛筆字是有被幼稚園老師稱讚過好看的,怎麼換了種筆就完全不是那一回事? 「鋼筆是屬於大人用的」這種感覺,除了比一般筆厚重的外型之外,因為有了這樣的經驗,深深烙印在小小的不二心中。 相對於一貫使用鋼筆的祖父,不二在長大了些後留意到,經常出國公差的父親,大部分文件都是由電腦處理並以之和國內外的公司、客戶聯繫,用到鋼筆的機會減少了許多。即使如此,在重要的合約或計畫書上,仍然需要父親親自以鋼筆簽名或備註電腦未列出的意見,此時的不二雖然並不會再像小時候一樣向父親要鋼筆來寫,甚至可以說對鋼筆並沒有太大的興趣,卻仍然感到鋼筆的莊重不只是由書寫者持筆書寫的畫面,也由文件的重要性客觀地傳達出來。 鋼筆不會是青少年選擇的書寫工具。 不二對鋼筆並不討厭,但和大部分青少年一樣,各式各樣新奇有趣的筆類比起鋼筆來更吸引他的目光。鉛筆、原子筆不在話下,各種顏色的有香味的鋼珠筆,再怎麼不時興這些的人鉛筆盒中也必然要有幾枝,重量輕盈而且顏色變化多端,「寫東西」變成了輕鬆的有趣的一件事,在用著這種筆寫東西時,有時會不由自主地遐想著,似乎有個色彩繽紛輕飄飄的世界會隨著自己的一筆一畫出現。 自從手塚當上學生會副會長後,不知怎麼養成的習慣,不二便常常往學生會室跑。 青春學園學生會所議決的公文、或各社團提出的企劃案等,除了各社團負責人、學生會相對的承辦部門幹部簽辦之外,會長、副會長必須做最後的審核。雖然大致說來,經過不止一層的查核,這些公文到達正副會長手上時其實都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不過基於凡事認真的個性使然,手塚對於每件送到他面前的公文,都是一以貫之地詳細閱讀、或是找出疑點和幹部們再做討論之後才簽署。 而簽文件的時候,手塚用的是鋼筆。 第一次發現的時候不二忍不住脫口而出:「手塚居然用鋼筆寫東西,你這樣真的很像中年上班族耶。」。手塚只是推了一下眼鏡,有點不好意思的解釋:「是學長交代的,我自己也覺得用鋼筆比較正式。」 手塚看起來有點窘,讓不二不禁覺得有點過意不去,「抱歉,我只是聯想到小時候看著祖父、父親用鋼筆的情景。」 「所以把我的形象和你的長輩聯想在一起?」 「對啊,你在辦公桌前坐得端端正正的,手上拿著鋼筆批公文的樣子,和我小時候對祖父的印象很像呢。」 這……,這算是讚美還是揶揄?可自己就是拿不二這樣的玩笑沒辦法,嘆了口氣:「我不是第一次被你說像中年人,不過,沒想到現在已經由中年『進步』到老年了。」語氣聽起來頗為傷感。 「咦?沒有啦,手塚我沒有說你像老人的意思啦,只是這畫面很像,印象似乎有重疊的感覺而已……」看到手塚有點低落的樣子,不二急著解釋。 「啊,那感謝你讓我還能維持在中年階段。」 發覺自己被手塚將了一軍,「沒想到手塚對自己很有中年人的樣子還挺有自知之明的嘛。」,立刻不甘示弱地回話。 「老是被某人拿這點來玩,我再沒有自知之明也該認命了。」嘴角微微揚起淡淡的笑容。 不二愣愣地看著手塚,奇景,絕對是奇景,這個人居然也懂幽默這回事啊…… 「手塚你也會開玩笑耶,還會笑,好希奇……」 「託你的福。」 「這麼說來是我訓練得好囉?」 「所以十分感激。」 「呵呵。工作累了嗎?我去泡個紅茶讓你提提神?」 「那就有勞了。」 手塚暫時休息了一下便又埋首工作,不二望著手塚工作時的身影,不禁想著為什麼會有手塚的形象會讓自己有和祖父或父親很像的感覺?只因為他手中握著的是鋼筆嗎?同齡的朋友中極少人使用鋼筆,想來想去也只有事事求花俏的跡部大爺有此雅好,但是看著小景手持閃亮亮鑲嵌珠寶的鋼筆簽著花體字時,說正式是很正式,此外只會讓人感到華麗,並沒有手塚一般的嚴謹感。 那麼,是因為手塚看起來就比較老成嗎? 如果只是以外表來論斷未免失之浮泛,手塚雖然表情比較少,臉部線條比較僵硬(噗哧,笑出聲的不二讓手塚不禁抬頭看了一眼,趕緊擺擺手表示沒事。),但並非任何一個外表有相同特色的人都會給人同樣的感覺,那麼,主要的原因應該還是來自於個人內在的氣質散發於外的結果吧? 不二曾經疑惑過手塚目前只是副會長,為什麼要這麼認真看公文,手塚的回答是如果草草看過,總會有種心裏不踏實的感覺,不是不信任學生會幹部,只是覺得自己既然擔任這個職位,就應該盡力將份內的工作做好。 手塚說來清淡,經常到學生會室陪伴手塚的不二卻明白一句「盡力做好工作」背後有著多少的勞心勞力。這個人,超乎年齡的穩重負責,當同齡的學生們毛毛躁躁,要他們面對乏味的公文簡直是要他們的命時,手塚卻可以不厭其煩仔細看過。不二除了感嘆會長好眼光找了這麼個副會長真是選對人自己可以樂得輕鬆,也覺得與其說手塚拿起鋼筆來像中年人,不如說是他身上那份這個年齡少見的事事認真、實事求是,和鋼筆的質感相得益彰。 若說各種顏色的鋼珠筆創造出的是個鮮豔輕盈的世界,讓人感到宛如浮在空中雲端,鋼筆就是顏色變化不多,可能會被嫌單調,但是沈穩可靠給人無比安心,正像手塚一樣,一步步堅持著自己該走的路,不那麼顯眼,卻讓人不由自主地想信賴、想追隨。 筆駕馭人,或是人駕馭筆?是因為握著鋼筆而使一個人看來肅然,還是因為人本身的氣質強化了鋼筆的莊重感?或許兩者都有,在已經長大的現在,使用鋼筆寫字不再像小時候那般不熟練,未來想必也不乏機會用,但對於自己來說,鋼筆終究是樣有點距離的東西,可是手塚啊,卻和鋼筆如此和諧地互相襯托。 「不二,你盯著我已經超過十分鐘了。」 「嗯?啊,對不起。」 「有什麼事嗎?」 「手塚你真的很適合鋼筆。」 「又想到你的長輩?」 搖搖頭,「只是覺得,只要跟著你,再高的地方也可以到達。」 「?」 為什麼會從鋼筆得到這種結論?手塚一方面無法了解不二的思考邏輯,卻又因為知道自己是被信任著的而有些赧然,「咳,我想,我們該回家了。」最後只能以這樣平淡無奇的話題轉移尷尬和自己的小混亂。 「嗯。」明白手塚的不自在,不多說話,只是笑容加深了幾分,不二愉快地收拾東西。 吶,我覺得遇到你真的是件很好的事。 小劇場: 不二到跡部家中作客,跡部正在用鋼筆簽東西。 跡部:怎麼樣,本大爺拿起鋼筆來比手塚有架勢多了吧。 不二:小景你的筆比手塚的閃亮好多。 跡部:那還用說,本大爺的鋼筆是世界名牌,還特別鑲了我指定的鑽石,那像手塚的那麼寒酸。 不二:鑲鑽石的意思是要在缺零用錢的時候,把鑽石拔下來換錢嗎? 跡部:嘖,本大爺的品味果然不是人人都能理解的。不過周助你有這個興趣或需求的話,你跟手塚結婚的時候我會送上一對鑲鑽鋼筆當做結婚禮物,上面的鑽石絕對可以讓你們兩拔個夠。 不二:誰說要跟手塚結婚>/////<,而且拿這麼重的筆,手塚的手傷搞不好會更嚴重(?),還是算了吧,小景你送我禮金就好了…… 跡部:你到底是要不要跟手塚結婚? 不二:話題為什麼會從鋼筆變成結婚啦,這個,你要問手塚啊…… (大爺我不知道你這麼適合當媒人XDDDDD) 所以說小劇場會變成常態?(驚) 雖然我也是中年上班族XDDD,可是因為事業無成,身份地位不足,所以我也沒用鋼筆X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