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天空

關於部落格
純屬個人用來搞自閉的地方,如果寫BL的話目前只可能是塚不二,不適者請速離;因為文筆不怎麼好,目前拒絕轉載這回事,謝~~
  • 32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隨身聽

「全體休息,十分鐘後集合。」,青學網球場上一隅,傳來對眾部員來說猶如天籟般的命令。 雖然青少年活力十足,可是被一連串的跑圈、揮拍、擊球及對打練習操練下來,也是讓人大喊吃不消,龍崎教練一聲令下,眾人立刻各自找地方喝水、休息。不過,在忙著休息的人群中,卻出現了個好像什麼要事沒辦完急著處理的人,菊丸英二。 匆匆接過保姆大石遞過來的毛巾和水壺,連聲謝都來不及說,菊丸衝回部室,在自己的櫃子裏找出書包,一番翻找後拿出了某樣東西,然後再度衝出去,找到了悠閒坐在樹下擦汗,小口小口地啜著水的不二。 「不二不二我們趕快來聽吧。」所謂的「某樣東西」,就是隨身聽。菊丸一邊說著一邊將隨身聽纏繞著的耳機線解開。 「呵呵英二真是迫不急待。」 「當然啦,這是我好不容易才下載到的巧克力少女的最新專輯,我自己都還沒聽過,就拿來跟你分享了耶。」 「不過休息時間恐怕聽不完呢。」 「所以才要趕快啊,快點快點。」 於是菊丸和不二就這樣一人戴著一邊耳機,一起分享音樂─手塚在和大石、教練對接下來的部活內容稍做討論後,一轉身看到的就是這兩人靠得極近,幾乎是肩並肩,愉快地聽著音樂,間或有說有笑的畫面。 不二和菊丸既同班、又非常要好,兩人經常黏在一起,菊丸更是會一想到就往不二身上掛,照說這種看來親密的動作他早該司空見慣,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此時此刻的這幅畫面,像是停格一般,鮮明地映在眼底,即使調開目光轉過身,還是無法消除殘像。 不二和菊丸是好朋友,他反覆默念著,早就知道的事情,卻不明所以地、忍不住地在心中再三向自己強調,而在一聲聲彷如錄音帶般播放的間隙之間,他感到不流暢,隱隱約約地,好像被一顆顆小石子,卡住。 為什麼會有這樣不舒服的感覺? 隨著教練的「集合!」,手塚無暇細想,放下毛巾,也放下心中的微微雜亂感,他將注意力隨著腳步移向球場。 「啊,真的聽不完,部活能不能提早結束,還是接下來可以讓我帶著隨身聽參加部活啊?」不遠處傳來菊丸的惋惜,和不二兩人正一起往自己的所在地─球場走著。 「不管那一種,英二你都可能會被手塚罰跑圈到部活結束喔。」 「這個……,可是我真的很想聽啊,巧克力少女這張專輯要過兩個禮拜才會上市……」 「英二乖,」,揉揉貓形部員的頭髮,不二依舊笑容可掬地說,「再一下子部活就結束了。」 「不二你不要把我當小孩子啦,我可是年紀比你大身高也比你高喔。」動作很快地閃開,阻止不二再蹂躙自己的頭髮下去,留下的是不二的輕笑聲。 手塚不得不承認自己其實並不是那麼公事公辦,看到不二和菊丸玩鬧的情形,雖然菊丸沒犯什麼錯,而且在球場上集合之後就安份下來了,可是他就是很想像不二說的一樣,罰菊丸跑圈到部活完畢,至少讓他離不二遠一點。 他希望菊丸不要靠不二太近,對,其實就是覺得菊丸很礙眼。 幾乎脫口而出的話語最終被強自壓回心中,是因為驚訝。不是驚訝於自己也有公私不分的時候,而是從來不會有、一直以來認為根本不該有的念頭,只因為一個人,竟然如此輕易地生起。 連自己都覺得太詭異太莫名其妙,不對勁的神色還招來了不二的關心,在無法告知心裏發生什麼事的情況下,他只能有些抱歉地婉拒對方的心意。 在那日之後,這種想法未曾再浮現,原本以為是事過境遷,但幾天後手塚在學生會室裏看見陪伴自己的不二邊寫功課邊聽隨身聽似乎很高興的樣子,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天不二和菊丸的親暱,猜想著不二也許在聽和那天相同的曲子,所以看起來這樣開心,而隨著思緒想得越多,手塚感到自己越發焦躁。 又來了,是怎麼回事?聽個音樂為什麼讓自己這麼介意? 「不二,在聽流行音樂嗎?」儘量使自己的聲調聽來若無其事。 「沒錯喔,這是跟英二一起聽的巧克力少女最新專輯,我覺得滿好聽的,就請他傳給我了。」 「……」真的是一樣的曲子? 「啊,不過手塚你應該對這類音樂沒興趣吧?」暫停音樂,不二取下耳機。 「嗯。」 「那你喜歡那種音樂?」 「……,古典樂。」暗忖不二大概又要說自己不像個國中生了,國中生聽古典樂雖然不算罕見,不過畢竟是少數,流行音樂還是深受大部分人的歡迎。 「果然,」不二像猜對了什麼似的笑了開來,「還好你不是連點音樂都不聽的書呆子,雖然我對古典音樂接觸得不多,但總覺得優雅內歛的古典樂和你很相襯呢。」 有點驚訝,沒有意料中的老成評語?「不覺得枯躁無聊?」 「我是有聽到打瞌睡的經驗,」,不二的臉上仍然帶著笑,卻似乎夾雜了一絲不好意思,「不過古典樂當中還是有相較之下比較活潑輕快的曲子,這種類型的我相當喜歡。只是,你如果要找愛樂同好互相切磋的話,我就沒那種功力了。」 「彼此彼此,對流行音樂,我也只能用落伍來形容。」 「那麼,輕音樂、情境音樂、音樂劇等等之類介於純古典和流行之間的你覺得如何?」 「聽得不多但可以接受,怎麼了?」 「嘛,有機會的話再說吧。」給了一個可稱得上滿分的笑容,並沒有進一步說明。 雖然不懂不二的笑而不言代表什麼或是有什麼打算,可是在短短的時間內,看到他出現了三種完全不同涵義的笑容,不知為何,這讓手塚感到一種滿足輕輕瀰漫在心中,止住了原先的不安。 在這件日常生活中的小插曲幾乎被遺忘時,某天下午,部活之後,手塚留在部室寫著當日的部誌,剛從外頭進來的不二,悠閒地換衣服、整理東西,一邊問道:「手塚今天要去學生會室嗎?」 「不了,寫完部誌就可以回家了,要等我嗎?」 「當然。那麼,我們就在這裏『就地解決』吧。」笑容滿面,好像有什麼好事的樣子,不過,用詞很奇怪,讓手塚不禁疑惑不二想做什麼。 「你想解決什麼事情?」 「這種措詞有震撼感吧?沒什麼事啦,只是有點東西要借你的耳朵一用而已。」 借耳朵? 看著手塚的愕然表情,不二笑了笑,從包包裏拿出了隨身聽,一邊望著桌面,「不過,要麻煩你稍微挪動一下你的東西了。」 手塚依言,將自己的右方清空,看著不二搬來張椅子緊鄰著自己坐下、拿出一本小說,一副想要享受這片刻時光的樣子。對所謂「借耳朵」這件事,他大概知道不二要做什麼了。 「這是我這一陣子稍微找了一下的音樂,請聽聽看合不合你的喜好。」,不二把耳機一端遞給手塚,一端自己戴上,然後按下開關,和緩的音樂流瀉,像海潮一般,輕柔撫觸著經過一整日俗事紛擾而疲累的心神。 耳機線不很長,所以分著聽的兩人無法離太遠;耳機裏傳來的聲音不太大,可是隔絕暄囂自成一個小小的天地。和外界隔開的這個小世界,任何一個他人都無法闖入無法分享。 手塚突然明白那天感到的不舒服是怎麼回事。 菊丸和不二怎麼親近都沒關係(等等,或許很有關係),這樣的排除卻讓他無法忍受,而說到底,不過也就是希望,不二的世界,唯一得以共享的人,是自己。 「為什麼?」音樂暫歇,手塚發出了不二將耳機給自己以來心裏就浮出的疑問。 「本來是要找古典樂的,不過總覺得那樣好像在你面前班門弄斧,只好努力找不是古典樂,可是你應該會覺得好聽的曲子囉。」 「我是想問,為什麼找我一起聽音樂?」 「因為那天和英二一起聽,回家後不知怎麼,『很想試試和手塚一起』的想法一直冒出來……」 「所以問我喜歡什麼音樂?」 「嗯,我選的音樂還可以嗎?」 「不錯。」 「那麼下次我就多下載一些來聽吧。」 不二的「就地解決」,看來解決掉了不只聽音樂這件事。 「等下要這樣一起走?」 「對啊,好嗎?」 「嗯。」 手塚想著,路上的交通安全,就由自己負責留意吧。 小劇場1.: 大石看到菊丸和不二一起聽隨身聽: 大石:英二剛剛匆匆忙忙的,就是為了拿隨身聽給不二聽嗎?有什麼好聽的音樂要先跟不二分享呢?為什麼只有想到不二呢連我拿毛巾給他都沒多理我…… 手塚:大石,部活要開始了。 大石:為什麼英二不想跟我分享?還是不二比較重要英二比較喜歡他嗎…… 手塚:菊丸可能覺得那音樂比較適合和不二一起聽吧。 大石:不二比較適合嗎?我跟英二明明做什麼幾乎都在一起的……(一臉沮喪) 菊丸:喵,大石你怎麼了? 大石:英二下次我也可以陪你聽隨身聽的。 菊丸:好啊好啊,等我跟不二一起聽完我就分給你喔。 大石:我還是要排在不二後面嗎…… 手塚:……(同情&同理的拍肩) 小劇場2.: 某次手塚不二一起在回家路上邊聽隨身聽: 手塚:不二,走過來一點,你太靠近馬路了(直接拉著不二的手)。 不二:喔好。 五分鐘後, 不二:手塚你的手,可以放開了,會被人看到啦...... 手塚:不行,放開你會不自覺往馬路上走去。(正色) 於是此後牽手變常態(毆)。 系列文第四彈。 五月份不太有時間寫文,這其實在四月就寫好了,只是再略為修改而已。 然後根據本人只要逢節日發文就會當成賀文的習性(毆),這篇,就......當成famina的生日賀吧(你可以再沒誠意一點)。 famina生日快樂!請繼續賜予我正面的力量吧(毆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