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天空

關於部落格
純屬個人用來搞自閉的地方,如果寫BL的話目前只可能是塚不二,不適者請速離;因為文筆不怎麼好,目前拒絕轉載這回事,謝~~
  • 32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獨角戲3.界線

每個人心裏都有許多不同的界線,而界線這樣東西,隨著對象不同,應該賦予不同的定義。 只是對他來說,早在不知多久以前,他就認定自己和他人之間的界線只有一條只可遠離不可踰越,雖然沒有明說,和旁人保持距離幾乎成了他和別人相處的默契(當然也不排除是因為自己不容易靠近),那個人是唯一一個主動越過「他允許的範圍」這條無形界線的人,為什麼那個人願意?為什麼自己容許? 也直到那個人拉開距離,他才驚覺從前自己對那個人的靠近居然一點反感一點排斥都沒有。 生理反映心理,在肢體上不願和他人太接近是源於心理的保留,他無法想像和任何一個別人有緊密的接觸,不論是在生理心理那一方面,即使是最親近的家人,從小到大他也從不覺得必須事事告知(甚至於,會告訴家人的事情其實少之又少)。情緒不需要被知道,想法不需要被了解,這是他的原則,獨善其身也始終被他認為是生活必需。雖然思考過一個人會在什麼樣的狀況之下容許別人的靠近,卻總是因為無法想像而作罷,沒有想到,出現了一個例外。 更令人意外的是在遠離之後才發覺到領域在之前已經被侵入,這是對自己的一個諷刺。 「自己一個人就能打點好所有事不需要他人」的想法,可以說是意志堅強,也可以說是種防護,如果不想自己變得軟弱,就不能給任何人可趁之機,他一直如此認為,可是自認的無懈可擊卻被一個人毫無痕跡輕輕巧巧地入侵,而且因為那個人帶來的只有如春風般的溫和令人無比快意,於是他精神鬆懈地任那人長驅直入,連意識到都是在事過之後的現在,更遑論當時會記得要抵抗了。 即使是現在,一想起那個人,他也不覺得有任何不妥不適不快。 看著校園裏三三兩兩成群結伴聊天談笑的同學們,在從前他只會覺得那種情景絕對不會出現在自己身上,未曾料到長久以來,其實身邊已經有一個人默默陪伴。 那個人的靠近讓自己一直以來認定的界線形同虛設,那個人的遠離更是讓界線這回事變得可笑,站得那麼遠,根本不需要自作多情地畫上那人不會碰到的線。 現在,線由那個人畫出。而他看著那人看似和從前一樣淡定實則將自己隔離在外的笑容,突然感到,是從前的那個人太有辦法還是從前的自己太平易近人,跨越明明就是件困難至極的事,而那人這麼簡單就辦到了? 或是,他實際上花了許多專注在自己身上的心意,才讓自己無意間放了他闖入,若是如此,對這樣的心意,自己是用什麼方式看待回應的? 雖然並不喜歡空想,卻不免想著,如果那個人沒有退開,自己也不會發現他的非比尋常,他或許至今仍然可以安然待在自己心中某個角落。只是如此一來,就表示那個人必須繼續承擔自己的忽視,所以,雖然不好受,卻不得不承認此時離遠一點或許是件好事。 只是,在兩人間的距離被拉遠到他的界線之後的現在,他很希望那個人能再次越過,站在原來的位置,不管是形體,還是心理。 或是由自己跨過,即使很難。 仍然是之前已經完成的稿子XD 話說這篇寫起來好像還要很長的樣子(咦也有可能很短啊XD),不過,雖然和2隔了很久,我不會忘了這篇(笑)。 然後前幾篇都是兩三千字的文,突然覺得這種幾百字的好短XDDDDDD(問題是寫不長,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