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天空

關於部落格
純屬個人用來搞自閉的地方,如果寫BL的話目前只可能是塚不二,不適者請速離;因為文筆不怎麼好,目前拒絕轉載這回事,謝~~
  • 32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候補

他們說每個人都是自己的主角,可是獨角戲的主角並沒什麼了不起的,何況沒有觀眾沒有其他共演演員的戲久了也是會讓人生厭。 他們說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價值不必和別人比較,可是從你嫌惡的眼神中我看不到我的價值在那裏。 他們說孩子是父母的心頭肉,可是不親就是不親,不愛就是不愛,即使是從己身所出也可能視若鄙屣,親情二字並沒有那麼崇高不可侵犯。 一直以來都是備胎,不論是和誰。當慣備胎,變得不習慣當主角,即使主角因故缺席,好不容易吸引到觀眾的注意,卻只會不知所措唯唯諾諾,於是眾人的注意連同聚光燈下一刻便在「什麼嘛真是無趣」的厭惡中轉開,到頭來還是只能當一個不被重視的配角;或是主角駕臨,當候補的只能有自知之明地悄悄退場,主角不必費力,隨便一句話或是甚至連話都不必說,都勝過備胎使出渾身解數表演出的一切。 命運不由自主,那些說路是自己走出來命是自己創造的人想必沒遇過這種再怎麼努力也無力改變半分的情形。 最近,在意識渙散模糊的瞬間,經常有某部分被割裂的錯覺,也許是冰冷的刀鋒架上脖子甚或斬斷,也許只是指頭被莫名切斷,沒有痛覺,只是,會有這樣的,像夢一樣的無意識,也許代表著最希望撕裂或自毀的,是自己。 我想毀了這一切。 怎麼做才夠的答案其實是怎麼做都不夠,因為你不是對的那個人。再怎麼為誰辛苦再怎麼想幫忙,換來的仍然是視而不見。努力撐著快張不開的眼皮揉著不清的視線忍著欲裂的頭痛熬到三更半夜,心裏卻很清楚,這東西即使辛苦弄出來,只要一句話就可以直接刪掉,於是連自己都覺得不要也無所謂。 那個壓迫想睡的自己不准睡的自己,被另一個輕易地將心血丟棄的自己賞了一巴掌─這有什麼,一直以來不就是如此,反正從來也沒人在乎過,也許在過程中並非全無樂趣,卻無情地被無視二字抵消。 不是誰叫你是候補,而是你怎麼樣都當不了主角要認命。 在這樣的情形下,到底在做什麼,又到底為了誰。 問我怎麼會這樣不是很好笑嗎?您功不可沒,又何必自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