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天空

關於部落格
純屬個人用來搞自閉的地方,如果寫BL的話目前只可能是塚不二,不適者請速離;因為文筆不怎麼好,目前拒絕轉載這回事,謝~~
  • 32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座位

你會視為「自己的領域」的地方,有那些? 在家裏,有自己的房間,出了房間、出了家門之後呢? 出了房間的客餐廳等公共空間,或是學校、辦公室這類一天之中會花許多時間待著的地方,人都會習慣性地找個屬於自己的「領域」,這個領域,最常見的形式,便是座位。 不二就某方面來說相當隨性,從小在家裏,不論是吃飯或是飯後在客廳看電視聊天,他是只要有位置可以坐可以玩玩具可以跟媽媽姐姐一起看八點檔就好的,可是弟弟裕太卻是完全相反的類型,玩具可以在任何地方玩,可是吃飯時一定要坐在餐桌離廚房最近的坐位,長大了些後,一定要坐在沙發右邊的位置看電視,要是不小心坐到了「裕太專屬」的座位,他雖然不會任性地趕人走,卻會悄悄用委屈的眼神瞄著那個坐到的人,久而久之,全家人都知道,那個位置是要留給裕太坐的。 疼愛弟弟的不二對於把那個位置留給裕太其實完全沒意見,不過還是忍不住在某個偶然的機會裏問了:「為什麼裕太每次都要坐同一個位子呢?」 「唔……,也沒有為什麼啦,就覺得坐在同一個位子比較習慣啊,每次走進飯廳或客廳就自然而然往那個位子走過去了……,笨蛋老哥你問我這個問題做什麼啊?」 「呵呵,我會幫忙裕太顧著你的位子的。」 「喔。」 沒有問出想要的答案,可是跟那比起來,明明感到話題好像被移轉,又覺得自己說會幫他顧位置聽起來似乎不錯的裕太,實在太可愛了。 後來不二才從母親口中得知,裕太剛進小學就讀時,曾經在下課時跟同學跑出教室玩,上課鐘響,玩得有點過頭的裕太渾然不覺,一個人在好一下子之後才發覺已經上課了,因為對環境還不熟悉,又在情急之下,結果跑錯了教室,當發現應該是自己的座位上坐著別人,四週的同學又一個也不認識,心裏著實嚇了一大跳,好像是從那時開始,裕太就養成了進教室前要確定這是自己的班級,還要先看自己的座位上有沒有人,才放心進教室坐下的習慣。可能是因為這樣,所以對「自己的座位」有執念吧? 「雖然我再向裕太求證時,他總是以『都那麼多年前的事情了我怎麼可能還記得』這種理由逃避過去,不過小時候的經驗可能真的會影響到長大吧?」某次放學途中,和手塚一起回家的不二突然有感而發。 「也可能是因為座位這東西給人一種安全感。」手塚回答這種問題仍然嚴肅又認真。 「安全感?」 「就像動物注重自己的領域一樣。」 不二腦中浮現裕太變成一隻豹子四處聞聞嗅嗅,找到一棵無主樹之後,爬上樹安心趴著的樣子,不禁笑了出來。 「怎麼了?」 「只是想到裕太找地盤的樣子,那一定很有趣。」 「……」 略作停頓後不二接著:「這樣講也挺有道理的,不管周遭的環境如何,『擁有自己的一片勢力範圍』、『有一個可以由自己支配的地方』諸如此類的想法確實會給人安全感,不過,難道我就不能給裕太安全感嗎?」 前面還說得挺正經的,怎麼到了後來又不自覺在手塚面前開起真假參半的玩笑來? 「裕太君終有一天會找到能讓他有安全感的人,」停了一下,像要補充些什麼似的,「你也是。」 「手塚的意思是說我也沒有安全感嗎?」 「只是覺得家人無法永遠綁在一起,總會各自找到最重要的人。」 對弟弟的離開,終究有些介意,而玩笑之後的真意,如此輕易地被看穿,不二在驚訝之餘,不但不感到危險,反而有種說不上來的安心。 不管上課或下課,不二都很喜歡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著窗外的風景、或是靜靜地觀察同屬一個班級的同學們。 自從上次和手塚聊過之後,平日裏天天會做的行為,便有了不同的感覺。同樣是自己的座位,慣用的文具用品、書本、筆記等照舊放在自己使用起來最順手的地方,似乎越看越像自己的領域,不止是讓人有歸屬感,彷彿在這個擁擠的世界找到一個安身之處,不二有趣地想,簡直就像據地為王,即使只是一方小小的空間,還是可以滿足了每個人心中都可能會有的、稱王的念頭吶。 那手塚自己呢? 教室就不必提了,網球部室地方小,沒有誰的專屬座位,雖然手塚習慣坐在同一個位置上寫部誌,不過因為沒有被指定是「部長席」,也沒有固定放著手塚的物品,看起來臨時性的成份還大些;倒是學生會裏,不但有會長室,會長室中的那套辦公桌椅可是會長專用喔。 不曉得坐在那個位置上是什麼感覺?真想坐坐看。 這個期盼,在幾天後就得到實現。 部活結束後,和手塚兩人一起往學生會室走去幾乎成了常態,不過偶爾也會有例外,就像手塚被龍崎教練叫去開會的這一天。 「不二,麻煩到學生會等我好嗎?」 「嗯。」原本只是和平常一樣的答應下來,可是此時腦子裏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吶手塚,可以借一下你的寶座坐坐看嗎?」 「寶座?」 「就是會長室裏的那個啊。」 「請自便吧。」對寶座這樣的說法有些無奈的手塚讓不二看了很開心。 於是,不二就在四下無人(?)的時候,據他自己的說法是,當起代理學生會長來了。 說是這樣說,手塚也說了請自便,不過公文什麼的還是不便去碰,頂多就是坐在有靠背的旋轉椅上、拿起筆筒裏手塚的筆,寫起自己的作業。 不過,要某人處在一個新鮮的地方不東張西望不胡思亂想只乖乖地安份寫作業是有困難的,不二作業寫沒多久,就開始愉快地模仿手塚批公文時看到文章中的疑難雜症或是字詞不通而皺眉、或是坐在這裏神氣地(這是不二自己想的形容詞)發號施令指揮某件企劃案應該怎麼辦怎麼處理的樣子,刻意學著手塚的聲調和語氣,說著「某某書記你太大意了,這份公文請拿回去重新修改。」、「這個部分就由某某委員你負責」等等的台詞,自得其樂而且樂不可支,這個位置讓人感覺真的很有地位呢。 不過,相對的,背負的責任也很沈重。表面上看來權力很大,可是所有成敗都要一肩挑起,自己的個性固然不適合處於這種地位,而手塚,放眼全青學找不到第二個比他更合適的人,卻總是讓人不由得為他感到疲累、為他的辛勞心疼。 一個座位代表的不只是安全感或是個人領域而已,有時要坐得住坐得穩,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門被打開,進來的是手塚。 「不二,久等了。」 「不會。吶,手塚,辛苦了。」 「沒什麼。再等我一下,這裏的文件我稍微瀏覽及整理好就可以了。」 「不,我是真的覺得你辛苦了。」 「怎麼突然這樣講?」 「這是事實啊。」 「那個位置,坐起來還舒服嗎?」邊將桌上的檔案及參考資料放回書架上。 「嘛,不是很好坐。」 「是椅墊不夠軟還是高度太高或太低?」 「是壓力太大。」 「壓力?」 「你自己沒感覺嗎?」 「為什麼坐在那裏會有壓力?」 「不是椅子材質的問題啦,」不直說的話手塚大概永遠搞不清楚自己的意思,「只是坐在你的位置上,更深刻感受到你的責任而已。」 「……,其實,也習慣了。」 「我可以經常來這裏陪你嗎?雖然不能幫你批閱公文。」只要陪著手塚,就覺得似乎可以分攤他的壓力,也許一廂情願,卻會讓自己感到好過。 「你不是已經常來了?」 「可是沒跟你確認過呀,我要得到會長大人的同意才敢來喔。」 「那我正式表達歡迎如何?」正經的台詞換來的是不二的笑顏逐開。 「對了手塚,我以為你會是不喜歡別人坐在你位子上的人呢……」 「我是不太喜歡別人坐在我的位子還動我的東西。」 「那……」不二倏地站起,原來自己犯了手塚的忌諱?「對不起……」 「別擔心,已經答應讓你坐了。而且是你的話,說來奇怪,我並不在意。」 一向將人我分得很清楚的手塚,對自己開放了他的領域。這樣的認知,讓不二的心情變得似乎像要飛起來一般愉快。 「這是表示你要讓我入侵你的領域嗎?」 「不是你被手塚領域吸進來?」 「才不是……」 因為手塚完全不加思索的回答而愣住,天才的腦子裏居然一下找不到話可以反駁,不過,轉念一想,就算是像手塚說的那樣,好像也不錯…… 小劇場: 後來的某一日,學生會長室,手塚的座位上: 手塚:你不是覺得這個位置不好坐? 不二:加了座墊就不一樣了呀,彈性好高度夠,這個座墊品質優良喔。(愉快扭動) 手塚:你再這樣的話我很難做事……,還是這其實是邀請?那我不客氣了。 不二:等一下,我不要亂動就是了啦…… 手塚:付一點座墊使用費是應當的吧。 是說不二你到底坐在那裏?XD 發現這系列的文還有兩篇存貨,貼一篇出來的意思是表示我也該補貨了,可是嗚嗚坑好多(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