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天空

關於部落格
純屬個人用來搞自閉的地方,如果寫BL的話目前只可能是塚不二,不適者請速離;因為文筆不怎麼好,目前拒絕轉載這回事,謝~~
  • 32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秋日(2008不二生日賀文本用稿)

因為有了食欲之秋這句話,對正值發育期,胃口不分季節的青少年來說,秋天,成了個進補的大好時機。而對不二來說,一回想起那個秋日,就讓他再次深深感到飽足,而且,被填滿的,不僅是食欲。 那天是個秋高氣爽的好天氣,天空湛藍得讓人心曠神怡,空氣裏雖然還帶著夏日的餘威而顯得有些燥熱,但陣陣涼風拂來,吹走皮膚上的黏膩,也昭示了燠熱的夏天腳步已經漸漸遠離。 同時,這種天氣似乎也特別容易使人感到飢腸轆轆。 在一如往常的部活之後,同班好友掛在雙打伙伴身上邊叫著好餓好餓沒力氣走路了,得到大石一句那我們一起去吃你喜歡的漢堡吧就立刻復活,連帶使一旁前一刻拌嘴到幾乎打起架來的一年級吵架二人組,下一刻居然奇異地得到「嫌我吵,難道你不餓嗎?」「……」難得一見的共識,然後一個向大貓學長表示也要去,一個則在乾問著要不要一起去時低頭不語(默認?)。不二微笑地看著雖說是經歷激烈部活,卻依然元氣不減的隊友們,一邊問著(不知是不是恰巧)站在身旁的伙伴: 「吶,手塚要不要一起去?」 「你餓了?」 「是有點,你不餓嗎?」 「中學生放學後不該在外面逗留,餓了就回家吃飯。」 「不要這麼嚴肅嘛,偶爾一次又不會怎麼樣,和大家一起吃東西是很愉快的事不是嗎?走啦一起去啦。」 他看到他皺了眉頭好像有點苦惱,對一向正經律己的人來說,像一般青少年一樣一群人坐在速食店喧嘩可能真的很為難吧,本來想說如果你真的不方便那就不勉強了,正要開口,就聽到面前的人說:「一起去吧。」,也看到那人眼中流洩的溫和光采,於是,總是帶著微笑的臉龐,因為這樣一點小小的溫柔而笑得更開心。 他對他一向溫柔,沒有明講,而他知道。 在速食店,一群人好不容易七嘴八舌吵吵鬧鬧地點好了東西結了帳也落了座(手塚的餐是不二問他之後代點的),正要向面前的食物進攻(菊丸語),突然旁邊一個年輕女聲打斷他們:「不好意思,我們是NNOMO雜誌的記者,可以請你們撥一點時間幫我們做份簡單的問卷嗎?」 「NNOMO雜誌?咦咦,是那個很有名的少女流行雜誌嗎?」大貓驚訝地說。 「英二學長你怎麼朱,唔,知道?」顯然最餓的是桃城,已經動作很快地塞了滿嘴食物。 「是英二的姐姐的緣故吧。」大石代為解釋。 「對啊,我姐姐經常買、或是跟她同學借來看,姐姐說那本雜誌在她們同學間很熱門,要是不買的話就會跟不上流行呢。」 「那我要寫我要寫,是不是男生會喜歡什麼樣的女生之類的問卷啊?」 「笨蛋,與其想著討女孩子歡心,不如拿那個時間來練習。」 「你說誰笨蛋啊,吃東西時難道你也能練習嗎?」 「反正腦子裏只想著女孩子的事的人就是笨蛋。」 「可惡死蛇你再說一次看看……」 「好像很有趣的樣子,是什麼樣的問卷呢?」溫和的嗓音並不高亢,卻成功地化解某兩人即將大打出手一觸即發的危機。 一旁有些楞住的記者回神,「是這樣的,這是明年的相關企畫,有關新的一年裏,男孩子生日最希望自己的女朋友送什麼禮物、或女友為自己做什麼事的簡單問卷,沒有交往中的對象也沒關係,不會佔用你們太多時間的。」 「手塚要不要寫寫看?」 「你很想寫?」 「是啊,手塚也來一份吧。」滿臉笑容。 「……」明明看到某人的笑容裏滿是等著看好戲的促狹(想也知道,光是自己認真填寫少女雜誌問卷這種跟他八竿子扯不上關係的東西的那副樣子就夠他樂了吧),但不知為何,就是無法板起臉拒絕他。 「呃,如果大家都沒意見的話,我想就都寫吧。」最後還是大石替一群人下了決定。 「請大家在寫完問卷後先交給我,這是很好的資料。」一旁一直沒出聲的乾,拿出了極秘筆記,一開口果然還是不離本行。 問卷並不長,主要是調查男生心目中理想的生日禮物、價位、品牌等等。不二本來還很有興味地看著手塚把問卷當考卷一臉嚴肅認真作答的樣子,準備等下好好開一下手塚的玩笑,邊寫著寫著,內心的某個角落,一些從不為人知的感觸突然悄悄探出頭,他早早寫完,有些怔忡地盯著問卷出神。物質上的禮物易得,可是有些東西是不可能在這樣的問卷裏表達出來的;應該說,像他這種日子出生的人永遠的遺憾,是不會被大眾注意到的。 而這小小的落寞並沒有逃過手塚的雙眼。 吃飽喝足的青少年走出速食店,本來應該各自解散,不二正要轉身往回家的方向,卻被手塚叫住:「不二,待會有事嗎?」 「唔?沒事,我已經打電話跟媽媽說過今天要和大家一起吃東西,會晚點回家了,怎麼了?」 「去附近的公園走走吧。」 「哦好……」雖然不知道手塚的用意,不過習慣性地會同意手塚說的話,而且難得副部長大人居然會主動找人聊天,這種機會一定要把握(笑)。 走進公園,未到深秋,樹木雖然已經開始落葉,卻稱不上蕭條,是適合促膝長談的舒服天氣。 不過,有好天氣有好地點,手塚反倒沒說話了,直到不二忍不住笑著催促:「手塚,你該不會真的只是想來公園『走走』而不打算講半句話吧?」 輕嘆了口氣,彷彿在想怎樣開口才適當似的,「只是想問你,剛剛在速食店寫問卷的時候,你怎麼了?」,簡單不過的問題,態度卻很慎重。 「嗯?寫問卷的時候?……」為什麼只是一時的閃神,手塚也會注意到? 「看你好像有心事的樣子,不介意的話,願意說說嗎?」 「……」猶豫著要不要說出來,畢竟這種想法實在不是太成熟。 「不想說的話就別說了。」 「不是,只是有點覺得丟臉而已。」 「?」 「說出來你別笑我。」 「不會。」毫不遲疑的堅定回答讓他感到心安,於是他深吸了口氣,開始輕緩地訴說。 「吶,手塚知道我的生日嗎?」 「2月29日?」 「嗯。從小,家人在沒有閏日的當年,都是提前在2月28日幫我慶生的。很小的時候,我還不懂這是怎麼回事,只是覺得自己的生日有兩個不同的日期,是一件很有趣很特別的事。」 「上了小學,理科上到閏年觀念,在其他同學搞不清楚那一年是平年那一年是閏年時,我還沾沾自喜於自己早就弄清楚絕不會錯,而且對自己是閏日生日這樣的與眾不同感到有點得意。只是,後來看到爸媽每年都是在同一個日子幫裕太或由美姐慶生,不管是買禮物送他們、還是全家一起去遊樂園玩,什麼形式都好,我不自禁想著,那一天,是真正屬於他們的日子;而我,表面上有兩個生日,事實上,在2月沒有29日的平年裏,那個『屬於我的日子』是不存在的。2日28日過後是3月1日,午夜十二點之前,我的生日還沒有到,一旦鐘聲響起,就已經過去了。自己的生日似乎完全不存在,怎麼說,總讓我覺得連自己的存在好像都不太紮實吶……」 停頓了一下,考慮著要說下去還是就此打住,這樣細瑣的感懷會不會讓人感到厭煩?只見到眼前的人專注的眼光絲毫不見動搖,無須言語,就感受得到那是對自己最堅定的支持。原本對於「把這樣私密的事情告訴別人」這種事產生的不適應及緊張感,稍稍獲得了緩解,心裏頭,好像因此輕鬆了一些。告訴手塚,是沒問題的吧? 「雖然明知道會有閏年,是因為概略算來,地球公轉的週期是365又4分之1天,可是在日曆上那不到一天的時間是不存在的,2月28日和3月1日間連夾縫都沒有。沒有屬於我的日子,那麼,是不是我就像2月29日,四年才會被記起一次一般,是很容易被遺忘的?」 「……」手塚的眉頭,微微地皺了起來。 「對不起,造成你的困擾了吧,我知道自己這樣的想法很幼稚,如果覺得困擾或麻煩,你聽聽就好,沒有關係的。」果然,還是不太習慣把埋在心裏深處的話告訴別人,深怕自己任性的發言,讓人感到任何不舒服。 「不,不是困擾。容我直問,你的家人在幫你們幾個兄弟姐妹慶生時,會有差別待遇嗎?」 搖頭,「我沒有這種感覺,平年時,爸媽都是一視同仁,並不會因為那不是我真正的生日而草草度過;而在有2月29日的那年,還會幫我邀請鄰居、同學等,感覺特別盛大、特別熱鬧呢。」 「即使如此,還是有不安全感嗎?」 聽到手塚這樣直接的問句,不二覺得自己的臉好像有些發熱,不好意思地笑笑,「其實,對這種無法改變的事實,我早該習慣了,而且我對目前的生活也沒有什麼不滿,只是,有時還是免不了想太多,讓你見笑了。」 「別這麼說,你知道我不會有那種意思。」 「不過要手塚想像我的這種感觸恐怕是有點困難呢。」 沈默,似乎是在整理心裏的想法,過了一會,手塚出了聲。 「平年裏沒有屬於自己的日子,這樣的事確實無法改變,不過因為四年才有一次,所以真正的生日格外珍貴,積累三年的遺憾和祝福,你家人也期待著在四年一度終於等到的日子裏慎重地告訴你,他們是多麼地珍視你疼愛你吧。」 「我想,光憑這一點,你的存在就絕對不會是不紮實或是容易被遺忘。沒有屬於你的日子,不代表你的存在虛浮無所憑據。日曆這回事無法更改、你在平年只能提前慶生,這些事實必須接受,只是,與其用無可奈何的眼光去看,換個角度或許會讓你好過一些。」 「換個……角度?」 「沒有屬於你的日子,可是有屬於你的家人、朋友,我想,這才是更重要的。而且,對於他們來說,因為可以看到他們重視的你,每一個沒冠上特別的名稱而看似平凡的日子,都有了踏實、愉快、幸福等等的意義,這樣不是更為足夠?」 「……」 「我不能說自己完全了解你的感受,也無法確定這些話對於紓解你的心情有沒有幫助,不過,我的確是這樣想的,只要和你喜歡的、喜歡你的人在一起,每天,就都有意義。」 不二愣愣地望著這個平常總是面無表情的人,原本以為他會不耐煩、或者是對自己的任性感到討厭的,沒想到他是這麼寬容地接受自己的負面情緒…… 「……,對於你所說的,我能理解,大概是日子過得太舒心了吧,反而忽略了舒適的日子其實是何其有幸的一回事。只是,手塚,我很貪心,即使幾乎天天都看得到親愛的家人、朋友,生日畢竟還是特別的一天,那一天,除了家人之外,我仍然希望能夠有人陪著我,吶,可以嗎?」 「不嫌棄的話,每一年,都陪你。」 「不管在那裏?」 「嗯。」 「就這樣說出承諾的話,不像手塚會做的事呢,而且,以後我們不見得還會在一起啊……」 「不是有電話還有網路?」 「可是我比較想要真人陪。」 不二心裏的小惡魔冒出來,啪啪拍著雙翅進入刁鑽模式。不知道為什麼,一遇到手塚,就會變得有點任性,還不致於無理取鬧,可總是和自己平日裏的溫和明理不一樣;雖然事後想起來,總會覺得有點對不起手塚,可是這種感覺彷彿上癮一般,無法戒除。是手塚對自己太好了吧,不二忍不住這樣想著。 「我會盡量。」 因為是你,所以不需要思索,腦子裏跳出來的答案就是答應;因為是你,所以你的生日無論如何都想陪著你。這後半句話,在手塚回答後悄悄浮出心底。 「手塚你難得話這麼多。」 「心情好多了?」 「你會不會覺得我很幼稚?為了這種問題煩惱。」 「你只是有的時候會鑽牛角尖而已。」 「那,你剛剛說每年都會陪著我過生日,該不會是同情我這個四年才能過一次真正生日的人吧?」說我鑽牛角尖?唔,就鑽給你看,小惡魔翹著黑色的尾巴再度出現。 手塚沒有答話,只是彎起手指在不二頭上輕敲了一記,在不二「手塚欺負我」的抗議聲中,望著四週逐漸暗下來的天色,「時候不早了,再不回家當心感冒,走吧。」 向晚,夜風有些涼涼冷冷,可是心頭很溫暖,就像有股暖流融融流過,不二的臉上,綻出了和季節不相符,如春花一般的笑容。 「吶,手塚……」 「嗯?」 「謝謝。」 後來: 「對了,手塚,我差點忘了問,剛剛那張問卷你是怎麼回答的?關於想要的生日禮物,你該不會真的在問卷上正經八百地回答跟我說的那些吧?」 「我的生日已經過了。」 「我知道啊,只是我想知道明年要送你什麼嘛。」 「你送我的禮物不都是按照你個人的喜好?」想到窗檯上的那盆仙人掌,不得不疑惑這傢伙到底是用什麼標準挑選禮物的。 「咦,難道你不喜歡仙人掌嗎?」表情看起來好像很驚愕,不過手塚就是能感覺得到不二話中的開心。 「……,你是希望我說『只要是你送的我都會喜歡』這種台詞嗎?」 「原來你真的不喜歡啊……」聲音弱了下去頭也垂低了,雖然不能說完全沒有捉弄的成份,不過,因為希望手塚會跟他一樣,喜歡仙人掌、喜歡相同的東西,才會想送他一盆,難道,手塚其實並不喜歡嗎? 「我沒那樣講,只是不習慣那種電視劇似的台詞而已,我很喜歡你送我的仙人掌。」 「真的嗎真的嗎,太好了!」興奮的語調和眼中亮閃閃的光芒說明面前的人恢復了好心情。 「所以,你不需要知道剛剛那張問卷我填了些什麼。」可能是因為個性,也可能是看到不二興高采烈的樣子一時分了神,手塚在無意間自己又把話題繞回問卷上頭。 「對對對,問卷,講了半天你就是不打算告訴我啊,很可疑喔,你到底寫了什麼不可告人的東西?」 「我已經回答過你了。」臉上出現不太自然的神色。 「那有,你什麼時候說的我怎麼都不知道。」 「反正我已經講了,不要再追問了。」 「手塚你怎麼可以這樣耍賴啊……」 「那個問卷不是在問希望女朋友送自己什麼東西嗎,你幹嘛急著想知道?」在兩人為了這個問題僵持不下(?)時,手塚突然發出疑問,雖然不是故意的,抓到不二話中的這個漏洞,不禁讓手塚心情大好,臉上也忍不住笑意。 「這個……,唉喲好朋友不能參考一下嗎?不要笑啦!」 再後來: 「不二,你放仙人掌的地方大概有多大?」 「問這個做什麼?」 「回去量一下尺寸跟我講。」 「量尺寸?耶?是什麼?該不會是你要送我的生日禮物吧?」 「……」 「是不是嘛,說啦……」 有完沒完的後後來: 「吶手塚我還有一個問題,我的生日你怎麼這麼快就回答得出來好像連想都不用想?」 「……,身為副部長理當記得部員的基本資料。」 「哦?那我問你池田的生日是什麼時候?」 「……」 「那桃城呢?」 「……,不准再問了。」 「那我們同一屆的乾呢?」 「……」 這些就是秋日全文啦XD(是說不會有人在期待吧囧)。 至於其他三篇,老實說現在還不想放上網路,等我沒稿子可用的時候再說(→因為同樣沒人期待所以這是自言自語,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