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天空

關於部落格
純屬個人用來搞自閉的地方,如果寫BL的話目前只可能是塚不二,不適者請速離;因為文筆不怎麼好,目前拒絕轉載這回事,謝~~
  • 32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七夕(SY)

幸村住的醫院座落於離河岸不遠處。 醫療院所基於讓病人靜養的考量,會儘可能地位於比較郊外的地方,而也因為在較為接近自然之處,會讓人對季節的感受格外明顯。春日繁花、夏日濃綠、秋日蘆葦、冬日乾枯的枝葉,即使對身處常年開著空調維持恆溫的病房中,日復一日重覆著檢查、療養、復健種種療程的病人來說,時間的流動並沒有意義,但只要一拉開窗簾就看得到的景致,無需日曆的配合,自然會強勢地訴說著,現在已經是某個季節了。 正如現在,關上窗也隱隱聽得見的蟬嗚、河邊即使有專人定期修剪卻仍然成長快速的草木、以及窗邊映入的、一日一日愈發強烈刺眼的陽光,人不必走出去,也會感到夏日已經來臨。 夏天來了啊,幸村的視線從讀到一半的詩集中移開,望向窗外,一提到夏天就會聯想到的重要行事,祭典、花火、七夕許願,想來是和自己無緣了吧,雖然本來也並不是十分熱衷,但如此徹底地隔絕,還是不免讓人有些傷感。 彷彿和外面的世界毫無關係一般。 想像著網球部的大家一起參加祭典的情景,祭典是件會讓人不自主情緒高張的事,即使沈穩如柳生或柳,也免不了會被熱鬧的氣氛感染吧,更別提向來活潑好動的丸井切原桑原等人了,除去球場上比賽時的嚴肅或凌厲,畢竟都還是十幾歲的孩子呢…… 沈浸在自己的想像、不,或許不全然是空想,而是對大家的想念中。然後思緒的腳步最後來到那個,經常來探望,離開後思念之情卻不因為很快就會再見而稍減的人身上。幸村想著,弦一郎呢?雖然身上帶著濃濃的古風,不過祭典這回事總是讓人覺得和那嚴肅的外表十分不相稱,跟著大夥一起去可能會被誤認為是爸爸帶著一群孩子吧?只是如果部裏的全體活動,身為副部長又責任心重的他,想缺席恐怕也不成呢…… 發覺自己有些糾結於真田去不去祭典這件事上,沒有那麼嚴重吧太小題大作了吧他自問,可是,心裏清楚明白,在意的,不只是誰去誰不去的問題。 弦一郎,也像其他人一般,對於自己的缺席感到無所謂嗎?網球比賽的缺席,姑且可以用「事實就是大家實力足夠,沒有所謂的感情問題」這樣的理由來自我安慰即使自己不在場大家仍然不受影響的表現;而下了球場之後、除去網球之外,是不是也是如此,不由得讓自己產生了動搖。 七夕。 醫院的護士們貼心地佈置了許願樹、在走廊上掛了紙鶴,也讓一些病情比較輕微的病患們暫時擺脫病人服,可以換上家人帶來的浴衣,甚至在醫院中庭布置了祭典晚上必有的夜市的迷你版,讓不能出院的病患們儘可能享受到過節的氣氛,整個醫院裏,除了無法消除的消毒水味外,的確有了幾分歡樂的味道。 幸村的家人問過要不要幫他帶浴衣來換,他拒絕了。 不是真正的東西,何必煞有介事地偽裝然後自我安慰一番? 我只是想要聽著大家充滿活力的喧嘩、聞著空氣中的食物香味、感受夏日清涼的晚風、和大家一起看花火而已。 傍晚,護士在定時量過體溫後將窗簾拉開,「今天晚上河邊會有花火喔,幸村君我先將你的窗簾拉開,這樣你就可以在房間裏看了。」 他微微一笑,抱著不太大的希望開口問道,「我可以出去外面看看嗎?」 「嗯……,你等一下,我去請問一下醫師。」護士轉身走出,像小鳥一般輕巧的腳步讓他看了很羨慕,什麼時候也可以像那樣,隨心所欲地動著自己的身體,到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 過了一會兒,護士探了頭進來,「幸村君,醫師說因為你的免疫系統比較弱,所以最好別到外面去,如果要出去,除了不能在外面待太久,別去人太多的地方,也要注意保暖,以免造成感染。」 「我知道了,謝謝。」 明明是大熱天,又是得注意保暖又是不能出去太久,這種說法其實跟禁足差不多,真是糟糕不是嗎?也許自己的身體會有復元之時,但到時候七夕早已過去,想要看見的光景不再,心情更不會相同。 一生一度的風景,看來是只能在病房中度過了。 弦一郎…… 在只有獨自一人面對這些寂寞冷清時,腦中響起真田的名字,沒有為什麼也沒有什麼意義,只是覺得,這種時候如果能見到真田,心裏應該會好受些吧?不是有誰在身邊,眼前的問題就得以解決,或是賴著那個人,心中的軟弱就會消失不見,只是這些無法和他人分享的、點滴在心頭的、累積幾成負荷的所有心緒,如果有一個人在身邊,即使那人習於沈默寡言,對於言語幾乎可以用笨拙來形容,就似乎可以有個缺口,可以汨汨流出。 可是,要真田放棄生活樂趣,來醫院這種地方陪伴自己?想來,也太過份了吧? 天色逐漸暗下來,沒有開燈的幸村,任憑黑暗將自己包圍。 沒有睡去,還是想要看著花火的燦爛,即使只是一瞬間、即使熄滅之後夜色的深濃並未改變半分。 真田敲門進來看到的就是幸村靠著床頭望著窗外的景象,如果不是黑暗中的那雙眸子映照著窗外的燈光閃著光亮,會讓人以為他睡著了。 「幸村?不休息嗎?」 「你來了?在醫院裏最不缺的就是睡眠。」雖然在反駁真田,口氣卻一點都不強硬。 真田放下書包和球袋,到病房附設的盥洗室洗了個手,坐到病床上,幸村的身邊。沒有什麼親暱的動作,倒是幸村,自己把頭靠上了真田的肩膀。 對於這有些讓內心的軟弱外顯的行為,真田有點驚訝,卻是不發一語,任幸村靠著。他是這麼想的,不管幸村心裏在想些什麼,只要他此時想要依靠自己,只要這副肩膀能讓他感到好過些,能做的事不論大小,他都沒有第二句話。 「我以為今晚大家都會去逛夜市、參加花火大會。」一陣沈默過後,幸村發了話。 「他們都去了。」 「那你怎麼沒去?怕看起來年齡跟大家相差太遠?」 「我對那些活動沒什麼興趣。」即使是玩笑,也很認真的回答。 「難道弦一郎覺得來陪我這個病人比較有趣嗎?」對真田的到來,幸村是高興的,只是,佳節使人格外多了一點心思,真田不會是勉強自己來醫院的吧? 也許是聽懂幸村話中的些許彆扭,也可能只是一向直言直說的個性使然,真田說著,「七夕對我來說沒有什麼,我只想來這裏。」 這樣一句平鋪直敍的話,不知為何讓幸村心中的不安消失了。 「那,陪我去看花火好嗎?」 真田有些為難地看著幸村。 「原來七夕對你來說不只沒有什麼而已,還過得很不甘願?」 「我問過醫生你的狀況。」 「所以?」 「醫生說你並不是很適合出去。」 「醫生可不是說一步都不准走出門。」 暗嘆口氣,真田打開衣櫃,找出一件薄外套,披在幸村肩上,「不可以太久。」 「嗯。」 向醫師報備過後,兩人走到今晚花火大會的舉辦地,醫院附近的河邊。既要注意不能人群太擁擠,也不能選太空曠風大的地點,好不容易挑到了一個人群稍邊緣的地方,兩人並肩坐了下來。 「剛剛,怎麼一直抓著我的手?怕我不見嗎?」從走出醫院,真田就抓住了幸村的手腕,雖然不致於太用力,卻十分堅定不肯稍微鬆開。 「……,總覺得你好像會消失。」 「什麼?」這麼抽象的台詞,一點都不像真田會說的。 「還是因為不能參加關東大賽而遺憾嗎?」 「為什麼突然這樣問?」 「剛剛一踏入病房,一下看不到你,覺得有些驚慌。」 「嗯?那跟我會消失有什麼關係?我也可能去了醫院的其他地方吧?」 「不知道,只是那個昏暗的房間給我這樣的感覺。」 雖然覺得真田的話很像因為抓不到重點而拿著竹刀四處亂劈(?),不過知道有一個人這樣擔心著自己,還是令人高與的。 「放心,我的病情應該是不會突然惡化的。」說出口的仍然是看似不饒人的話。 「不准說這種不吉利的事。」蹙起眉頭,這個人怎麼完全不將自己的身體當一回事? 「抱歉。只是在這裏耗著,總覺得自己的生命好像就僅此而已了。」 「大家都在等著你回來。」 「你別說輸了青學全是因為我不在場的原因。」苦笑,真是矛盾,缺席如果對比賽的結果沒有任何影響,那表示自己可有可無;相反的,如果因此影響大家的表現,會不會又是因為自己的價值只在球技而已? 到底要什麼,真是難伺候啊,這樣的自己。 似乎很難回答,真田沈默了很久才開口,「其實,多少是有影響的。」 「赤也之前不是說我不在也會抱回冠軍嗎?我看他一副信心滿滿的樣子。」 「單就網球實力來說,也許影響甚微,但是心理上『缺了什麼』的感覺,總還是會讓人無法心無旁騖。」 「因為我是部長或是單打一?」 真田頗不以為然地看著幸村,「你成為部長固然是因為實力,但不表示在大家眼中的你只是個網球實力堅強的人而已。」 「難道大家會依賴我沒我不行?」 「不,不是依賴。而是因為你是我們的一份子,是重要的伙伴。」 「伙伴啊……,還好你沒說我是大家效忠的主公。」 「主公下臣的關係你覺得和我們能相提並論?」刻意強調的語氣,似乎要強烈地表示對這種充滿距離的說法的不滿。 「……是不行。」 「你不在場,對大家來說是遺憾,我無法確定這樣的心理是否會影響比賽的表現或是影響有多大,不過能確定的是,如果你在的話,不論輸贏,至少都會有種無憾感吧。」 「……」 「這是為什麼雖然輸了青學,大家在感到愧疚之餘,仍然會到你這裏來,七嘴八舌地將比賽過程描述給你聽的原因,那絕不只是基於『你是部長』這個理由而已。」 「『七嘴八舌』,你講得大家好像聒噪的小女生。」 「是很像。」語氣帶著一些不高興,難道,這個人對於上次自己被部員們包圍著搶著說明戰況因而被冷落一旁的事其實還記著嗎? 這個發現,奇異地帶來一絲甜蜜感。 「弦一郎,你今天來,真是太好了。」 「怎麼了?」 「下次,我希望可以和大家一起去逛廟會。」不過,就算沒和大家一起,有你在的七夕,其實也很足夠。 「請你,務必要早日歸隊。」對於幸村和前文完全無關的話語,真田不改本性地嚴肅以對。 這個人,是把自己任何一句話都當真的。 牛郎織女的故事為七夕憑空點綴許多浪漫,只是,幸村想著,對自己來說,虛幻的傳說終究比不上真正在眼前在心裏綻滿的花火。 而且,花火不再只是轉瞬即逝。 七月快過完的七夕賀(毆)。嘖嘖話說我最近更網誌更得真勤勞,沒辦法,這幾篇不寫完接下來的我無法進行。 為什麼七夕賀是真幸?喔,那是因為塚不二的七夕沒什麼好寫的(喂自己寫不出來還敢說),而且看到某篇出現會自稱「人家」的幸村的真幸文,在極想翻桌之餘,不如自己寫的想法就冒出來了。 雖然幸村的個性還是寫得不夠好,我只是想說,長期待在醫院的他,當然會有軟弱會有胡思亂想的時候,可是,再怎麼樣,他還是會自己想辦法堅強起來,這過程中,真田是支持,幸村卻不是巴在真田身上的藤蔓(拜託看看全國大賽那個幸村就知道了,那根本就是鬼畜啊XD)。 至於為什麼真幸我也越寫越長?而且重點是寫長還是寫不到重點啊我覺得可以再寫深入一點的說(淚)。 然後大推蹄少大人的某幅幸村,美人,大美人,而且是充滿霸氣的那種(拇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