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天空

關於部落格
純屬個人用來搞自閉的地方,如果寫BL的話目前只可能是塚不二,不適者請速離;因為文筆不怎麼好,目前拒絕轉載這回事,謝~~
  • 32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鏡子─20081029賀

鏡子的正常功能是整理儀容,這是常識。 其實還有其他和正途無關的功用,只是那不是手塚這種事事循規蹈矩(兼缺乏想像力)的人想得到的。所以,在它發揮另外的效用時,帶來的是相當程度的驚訝,以及不知是否和對象有關進而產生的,奇妙的影響。 初到新環境,自我介紹是必備的一個項目。 在自我介紹時,通常會包括姓名、興趣等等基本項目,不過,如果是在社團中,因為大家本就是基於同樣的興趣而參加的,一般說來,就不會有人刻意追問還有什麼別的興趣了。 所以手塚在剛認識不二的時候,並不知道不二除了網球之外,也很喜歡攝影。 不是個喜歡探究別人的事情的人,即使難得的在網球部裏交到了志同道合的好朋友,閒聊時,除了因為他的寡言使得和別人的對話不多之外,在有限的對話中,他也不會刻意去追問對方的私事。 對他來說,「家裏有幾個成員」、「家住那裏」之類的問題還無所謂,再繼續往下問便有打擾他人之嫌,並不是對人漠不關心,只是認為,如果雙方的交情到了,對方自然會願意告訴他;而相對的,自己認為「對一般交情的朋友不必說」的事,在對的時間、對的人面前,也應當會有可以自然說出的機會。 只是什麼是對的時間對的人?他不明白,對生性淡然的自己來說有沒有可能出現那個可以與之無所不談的人?如果有,又會在什麼情形下,有到達怎樣的程度的對話? 他對於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並不擅長也不熱衷,因此即使心裏有著這些疑問,終究也不會汲汲於追尋解答。 至少和「與他人保持距離」相比,「交淺言深」這件事比較讓他退避三舍。 在一天的課業或附加的部活結束後,青少年們大致上肚子都扁都得差不多了,所以趕著回家或另行覓食是常有的事。不過,就手塚的印象中,身旁這個正在換衣服的同伴,好像總是會把東西收拾整齊才回家,從未急忙地趕時間,所以,他今天的樣子格外奇怪。 也許是因為有什麼急事,一向動作優雅從容的不二難得有些匆忙還有些粗魯,一不小心,他將書包整個掃到地上。 衣服換到一半的手塚隨便套上制服襯衫,立即蹲下身幫不二檢拾掉落出來的東西,「別急,慢慢來。」 「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別客氣。」眼光在瞄到櫃子旁邊一個小巧的扁圓形物體時,手塚有些疑惑,「不二,那個也是你的嗎?」看起來,像是折疊式鏡子? 「啊,是啊,」隨著手塚將鏡子撿起來交還的動作,不二笑著道謝,「謝謝。我還有事,先走了,BYE BYE。」 根據手塚的說是認知也好說是刻板印象也行,會隨身帶著鏡子應該是女生的專利,男生帶鏡子雖然稱不上不對,卻給人一種奇怪的感覺,就算是那個長相較為秀氣的不二也不例外。對他來說,除了出門前會照鏡子確認服裝儀容、偶爾在洗手間留意一下自己的形象是否維持整齊之外,他實在不覺得書包裏有必要出現這樣東西。 還是說不二是個很愛漂亮的人?不,才認識不二幾個月,卻怎麼也沒有這種感覺,先不說從沒看過不二對著鏡子搔首弄姿,手塚完全沒有理由地認為,在那生就清秀的面容上加上任何外在的裝飾都是多餘且令人生厭的─在這個念頭萌生出來之時,手塚並沒有發現,對於一個認識算不上久的朋友有這樣的猜測、而且猜測的內容還違反了一直以來的理性思考,其實頗不尋常。 也沒發現一向對他人的事情不甚在意的自己,在之後的某一段日子,一見到不二,就會自動想起那面鏡子,簡直像把那個問題擱在心頭一樣。 然後是又過了更久之後,那個疑問終於被時間慢慢掩蓋之後。 手塚從升二年級當上網球部副部長起,就擔任起寫部誌的工作。雖說網球部並沒有規定部誌由誰來寫,而且這通常是部長的職責,不過一方面是擔任部長的那位學長個性有些散漫,一方面抱持著「學長們上了三年級會比較忙」的想法,他便將這份工作接了下來。 當然,也被不二用「手塚你怎麼這麼老實啊叫你做什麼你就乖乖地做?你還有學生會的工作不是嗎?」這樣的台詞小小地抱怨了一番,而看似揶揄實則心疼的詞語則讓手塚在感到愧疚之餘,下定決心要將所有的工作都處理妥當,他想,如果自己看起來遊刃有餘的話,應該比較不會讓不二擔心。 只是,畢竟還是會有累的時候。 這天部活後,手塚將部誌帶到學生會室,準備連學生會的工作一起處理,或許是部活較為激烈,才坐下沒多久,就覺得有些精神不濟,於是伏在桌上稍微小憩一番。 再醒來時,向晚的會室裏,自己方才打開的日光燈不知怎麼被關掉了,只有窗邊映入的斜陽,顯得有些陰暗。而在模糊的光線中,手塚看見會室中多了一個人,是從自己擔任學生會副會長起,就經常來陪著自己的不二,看他打開書包翻找東西的樣子,是剛來吧? 「手塚,醒了?」不知怎麼感應到的,不二抬頭望向手塚,露出愉快的笑容,放下書包,熟門熟路地找出杯子和茶包,沖了杯紅茶送到手塚眼前招呼他喝,然後,再度和書包奮戰,「找到了找到了,原來是夾在筆記本中啊。」,拿出了,那面鏡子。 「是那面鏡子。」不假思索脫口而出,自己都有些驚訝。 「嗯?」有點愕然,隨即像想到了般,「啊,是一年級時的那件事吧,手塚你也看過這個鏡子的嘛。」 「你用鏡子……,是要做什麼嗎?」 「呵呵。」沒有答話,只是逕自把鏡子擺在手塚的辦公桌上,調整了好一會位置和角度,「這樣應該可以了。手塚,麻煩將眼鏡拿下來,放在你剛剛放的地方。」 「?」完全不明白不二想做什麼,不過還是照著做了。 不二從書包裏拿出了一台小巧的相機,對著那片桌面按下快門。 駕輕就熟一氣呵成流暢的動作,看來似乎十分熟練。 手塚有些訝異,原來除了網球之外,攝影,也是不二的興趣嗎? 「所以那面鏡子的功能是……補光?那怎麼不開燈?」 「我想拍自然光線下的效果,如果用日光燈的話就不是我想要的感覺了。」 「你喜歡攝影?」問話順序好像顛倒了? 「嗯,是呀。等一下,我再拍一張。」拍攝完畢,收拾好東西也打開了燈。 「……,看不太出來,」明明兩人都已經認識一年多了,怎麼突然覺得有點不太自然,有點陌生,好像回到剛認識時那樣?「是在外面學的嗎?」 一直以來看到的是這個人的某一面,沒有想過其他方面的樣貌是如何,這讓手塚覺得,自己和不二也許並不如想像的熟悉? 而這個想法莫名地讓他感到不滿足。 「不是,我的爺爺經營相館,從小,我就跟在他身邊學習照相。」 「這麼說來,你的照相經歷也很久了?很難想像小孩子會對這種事情有興趣。」 「呵呵,由美姐也說過類似的話,她無法理解為什麼在我小小年紀的時候就對沖洗照片的藥水味完全不排斥,不過,到爺爺那裏去可是我小時候最期待的事情呢……」 不二侃侃地談著孩提時的回憶,看著那張臉上充滿懷念,雖然對攝影所知不多,手塚卻從這些言詞中,感到自己剛剛的陌生感距離感正一寸一寸被填平。 一年多的時間,說短不短,說長卻也不長,雖然兩人之間的連繫已經擴及課餘閒聊、學生會、經常一起回家等等和網球無關的事物,但是眼前這個人,之前沒察覺,經過這次的小突發,還有很多是自己不了解的、沒發現的吧? 嚴格說來,這樣的關係實在算不上多麼熟稔,但是至少,又多認識了這個人一點。或許並不是多麼私密的事,但這個人願意讓自己知道、不吝於和自己分享;而其他的、自己現在還不知道的,在未來,應該有更多機會知道,他不禁這樣期待著。 這是件從未有過卻讓人愉快的事。 「手塚你呢?除了網球之外,還有些什麼喜歡的事嗎?」 「釣魚和登山。」 笑了出來,「還說我,你的興趣才不像小孩子會有的呢。是家裏的長輩喜歡的緣故嗎?」 「釣魚是我自己喜歡,至於登山,可能是小時候就常跟父親一起去而喜歡上的。」 「山上的風景很美吧?」 「嗯,不管是所謂名山或者只是市郊的無名小山丘,都有和我們生長的環境截然不同的風景。」 「如果是要攀登高山的話,背著一大堆登山用品,一定很重很辛苦。」 「還好,習慣了就沒事了。而且到了山頂,那種成就感和欣賞到的絕景會讓所有辛苦消失不見。」 「我沒有登過山,不過,光是想像就覺得那一定很棒……。」不二的臉上浮現嚮往的神情,那是攝影愛好者面對美好景物自然流露出來的,手塚想著,如果不知道不二的愛好,就無法理解這種神情從何而來,而「能夠了解」,讓他感到既慶幸又彌足珍貴。 「下次,一起去吧?」邀請脫口而出,忘了自己其實並不是個會開口邀約別人的人。 「啊?好啊,可是我可能沒那個體力爬高山喔。」 「我會挑座好爬一點的小山給你。」 總有一天,對的人對的時間會自然地出現,那怕起源只是一面小小的鏡子。 小劇場: 工作中的手塚感到面前有閃光燈亮起,同時傳來「咔嚓」的快門聲。 手塚:「不二,你在拍我?」 不二:「呃,你不喜歡?」 手塚:「是不太喜歡。」 不二:「是哦(沮喪)……,本來想說可以拿去賣錢的……」 手塚:「什麼?」 不二:「嘛,手塚不知道嗎,你的照片很多女生搶著要喔。」 手塚:「只准你自己留著,不准拿去賣。」 不二:「什麼嘛,都不知道被別人偷拍多少照片去了……」 手塚:「別人要用這個來賺錢我管不著,可是你不許。」 不二:「好專制。等等,你只是不准我賣而已,那我可以隨意拍囉?」 手塚:「……,隨你。」 (是說同樣是偷拍,部長拍不二是用來珍藏,不二拍部長是拿來賺錢,這對夫妻還差真多啊XD) 靈感來源是40.5。 話說1029這麼重要的日子居然用剛好在最近寫成的文來當賀文,而且仍然是清水老梗沒劇情文,誠意實在很不足,部長不二我對不起你們(淚),下次來寫激H文好了(慢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