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天空

關於部落格
純屬個人用來搞自閉的地方,如果寫BL的話目前只可能是塚不二,不適者請速離;因為文筆不怎麼好,目前拒絕轉載這回事,謝~~
  • 32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Valentine Chocolate(F SIDE)

接近情人節的日子,不二很忙。 很忙的原因不是因為考試打球這些事,而是忙著跑烹飪教室、食材店和廚房。 部活一結束就見他換了衣服急急忙忙跑走,連跟同班好友菊丸打個招呼的時間都沒有,害貓咪隔天上課時忙不迭抗議:「不二你最近好冷淡喔,這幾天部活一結束連句話都沒跟我說就自己跑掉了……」語畢還附帶水汪汪大眼攻勢,讓人覺得真的是那裏虧待了這隻貓咪。 「對不起,英二,我有急事。」 歉疚地對菊丸笑笑順便摸摸頭安撫,一邊用笑容忽略掉貓咪接下來的問題:「那你是在忙些什麼?該不會是交了女朋友忙著約會吧?」 「跟那沒關係喔。」雖然回答得輕描淡寫,可是菊丸知道不二說沒有就是沒有,再就這個話題追問下去可能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 「那是什麼事?說嘛說嘛……」 「……」笑而不答,心裏則是苦笑著,這要他怎麼回答啊? 這種事讓人說不出口,不,應該說這根本就不是他會做的事。 有那一個大男生會去上情人節的巧克力烹飪教室的? 本來不二也不會,只是如果事關最親愛的家人就另當別論了。 銀座西點學校的情人節特別講座,除了教導巧克力的相關原料、品嚐及烹飪等各方面的知識之外,最重要的當然是讓女性們在情人節這天,可以獻上自己親手做的巧克力給心儀的對象。因為是名校開設的,又有名師的指導,即使學費高昂名額又有限,每年仍然吸引大批女性搶破頭。根據不二由美子的說法,今年是她運勢最強的一年,所以她會被抽選中是一定的。不過由美子只占卜到自己抽中上課資格,沒算到自己在那幾天會被公司臨時派到北海道出差,一陣懊惱之後,不二家迅速做成家庭會議決議:那就周助去吧。 雖然淑子媽媽強烈表示想去的意願,不過被由美子以「媽媽妳跟爸爸都已經老夫老妻了沒必要去啦,周助去比較有用(?),妳只要負責跟周助一起研究然後把成果教給我就好了」的理由駁回;至於不二本人的「可是我是男生」的抗議則完全被無視,還被由美子一句「姐姐的愛情幸福就看周助你了」不容反駁地壓制住,外加神秘的「周助,別忘了我說過,你會有用」語焉不詳的奇怪預言。雖然他很想回句愛情幸不幸福跟巧克力沒有關係而且他也不覺得自己會做巧克力給誰,不過看著姐姐期待的樣子,拒絕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 於是事情就這麼明快的決定了。 雖然姐姐已經跟學校方面確認可以代替,也跟老師打過招呼了,第一次硬著頭皮去上課,整間教室滿是女性還是讓不二尷尬不已。唯一可以稍稍慶幸的是,畢竟學費價位較高,參加的學員大部分年紀都比他長了一截,一開始在他座位附近引起的「男生也會對做巧克力有興趣呀」、「那個女生可以嫁給這麼體貼的男生真讓人羨慕呢」的小小騷動和玩笑很快就在解釋清楚後平息了。 而且,因為是個男生,還被各位大姐們格外照顧,從最基本的烹調方式到那一家食材行賣的原料比較高級可以達到老師說的最佳口感、那一種鍋子煮出來的巧克力成功率最高不容易燒焦,讓不二覺得除了課程之外,好像額外學到了很多,原來因為沒下過廚而有點惶恐的他覺得,嘗試一下或許也不錯。 去上課的不自在隨著課程進行而漸漸消失,不過要把這件事向別人提起還是很困難,所以在面對像菊丸這樣子的滿臉疑問,他也只能含混帶過,然後用最快的速度衝出校門。 不過,說是嘗試,也要有對象才行,不二在往西點學校的電車上開始胡思亂想起來,腦中不自覺浮現出網球部眾人的臉孔,根據大家的個性看來英二跟桃城大概會喜歡偏甜的口味而且牛奶可能要加多一點或是加點果乾;大石河村跟海堂的話不要太甜可以稍稍帶點苦味在調配比例上要注意;乾嘛,大概會指定加入乾汁成為除他之外沒人敢碰的逸品(?);至於手塚,一想到手塚不二忍不住笑出來,那傢伙最適合黑巧克力的苦味了,只是適合歸適合,不知道他喜不喜歡?要是請副部長大人吃個99%的巧克力,會不會看到他變臉? 於是原本是表達情意用的情人節巧克力,在某人的思緒偏離正軌之下,成了拿來請客、增進隊友感情的東西;而還是讓人感到有點糗的上烹飪課這回事,則在小小惡作劇的想法下,變得充滿樂趣讓人期待。 為期五次,每次一個半小時的講座結束時,也是由美子從北海道回來的時候。而不二的責任則從代替由美子去上課變成傳授上課內容,在由美子還沒回來之前,他就自己去過超市、食材行等採買了一些相關材料和器具,也試著在家裏做了幾次,經驗累積下來,不再感到手忙腳亂,還可以有餘裕地感受烹飪過程中的樂趣。 製作過程中的試作品、瑕疵品,除了留一些給沒回家的裕太(沒有加芥末在裏頭),大部分都被不二帶到學校和網球部的伙伴們一起分享了,在部活之後巧克力成為最佳的能量來源,所以很快就一掃而空,間或夾雜著「不二(學長)的姐姐手藝真好」、「請問明天不二學長還會帶巧克力來嗎?」這樣的讚美和期待,讓原本有些想太多,想著會不會合大家的胃口、萬一帶來沒人吃那不就表示他做得很失敗、以及如果有人問起,要怎麼解釋巧克力來源(雖然大家好像已經自動理解為是由美子做的了)的不二不由得鬆了口氣。 而和搶食人群隔了一段距離,完全沒有加入意願的身影看來格外突出。 「手塚不喜歡巧克力嗎?」不二湊到正在收拾東西的手塚身邊。 「我對甜的東西不太有興趣。」 「巧克力也有不甜的啊,而且上等的巧克力吃起來應該是很滑順很濃醇,不會只有甜味而已,那可是讓人回味無窮的喔。」在烹飪課學到的知識立刻拿來現學現賣。 「沒想到你對巧克力十分了解?」 「當然,最近我可是跟它奮戰了很久呢。」 「奮戰?上次你說在忙的就是這件事?」 「……,對啦。」 手塚的視線移到桌上,「你應該不會只是研究巧克力的知識而已吧?」 「耶?手塚你想說什麼?」這樣問不過是要做最後確認,手塚大概猜出八九分了吧…… 「沒猜錯的話,桌上那些,該不會是……」 「嗯,有很大一部分是出自我的手藝。」對著手塚,再要掩飾什麼都是多餘也完全沒必要,直接承認比較乾脆,只是,雖說如此,話一出口不二才發現,畢竟是不想讓別人知道的事情,對著手塚自己竟然一點排斥感都沒有就這樣自然地說出來? 不二微微發著愣的樣子讓手塚忍不住問了:「看樣子我好像不該問?」 「不是,只是覺得好像什麼都暪不過你。」 「你學做巧克力……,是有想送的對象?」半响,身邊的人提出了問題。 手塚略帶乾澀的語氣不二並沒注意到,只急著解釋:「沒這回事,我只是代替由美姐去上課而已。」,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向手塚說明,「手塚我只跟你一個人說,別跟別人說我會做巧克力的事。」 「為什麼?」 「你不覺得一個男生做情人節巧克力很奇怪嗎?」 「那是世俗的想法,情人節雖說是屬於情人的日子,可是我不覺得非在那天告白,或非由女孩子主動表示自己的心意不可。」 還好,沒有被手塚嘲笑。總是這樣,手塚的一番話看起來像說教,卻讓自己積壓著的心情像放開的氣球一樣,一下子傾洩一空。 「話是這樣講沒錯,不過我還是不想造成大家的誤會,還得跟大家解釋,所以,請你幫我保密。」 「嗯。」 「對了差點忘記,要不要我做一些給你試試?,你想吃什麼口味的巧克力?苦中帶甜?還是很苦很苦的黑巧克力?加點抺茶你覺得怎麼樣?」就算真想要用99%的巧克力來款待手塚,還是先讓他選擇一下好了。 「……」 「怎麼樣?你是我第一位接訂單的客人喔,還是,你真的討厭巧克力這東西?」 「我在想你的味覺可不可以信任。」 「什麼啊這麼嫌棄我,那算了。」手塚是在調侃自己吧?這傢伙居然……,而且,沒想到自己的一番好意就這樣被拒絕了,真是不近人情的人吶,同時,不知為何,有種失望的感覺。 「我開玩笑的,口味上我只要別太甜,其餘的看你方便,用你手邊現有的材料幫我做就好了。」 「嗯,我知道了。」笑著回答。 情人節的前一天,部活結束後,不二跑了一趟食材行。 雖然家裏其實還有,而且手塚自己也說用現成的就好,不過心裏那點不知名的感覺還是驅使自己到食材行去。自已並不是個完美主義者,可是只要想到「是要送給手塚的」這個念頭,就覺得應該要用全新的、還要挑選適合手塚的原料來製作。 當天晚上的不二家,理論上應該進入備戰狀態,主角由美子倒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緊張的反而是居於陪襯的不二,雖然有「只是想請網球部的大家而已」這樣的理由擋著,也努力克制不讓自己的緊張表現出來,不過在最後製作要送給手塚的那一份時,仍然不由得在秤原料時多看了磅秤幾次、加熱時特別注意溫度計,連攪拌的手法看來都格外細膩,而這樣的情景由美子沒有漏看。 「周助你現在在做的這份巧克力好像做得特別認真仔細呢。」 「有嗎,要用來請客的我都很認真啊。」 「這份和其他的口味都不一樣喔……」 不知道由美子是不是在旁敲側擊,不二用若無其事的口吻回答,「是啊,因為有人的口味跟別人不一樣嘛。」不只是長相,連吃東西都是所謂的成人口味,手塚還真是不像國中生啊,忍不住,嘴角上揚了幾分。 由美子沒有追問下去,只是帶著有趣的端詳眼光看著自家弟弟。 不二真的把巧克力當成大家一起分享的東西,忘了情人節這天是屬於女孩子告白的日子,某人的巧克力是不可能少收的。一天下來自己收到了許多巧克力,雖然因此聯想到手塚收到的可能也不在少數,直到放學部活,看到手塚的櫃子裏塞得滿滿的各式各樣包裝精美的禮物,不二才對於「手塚今天會收到多少巧克力」有了具體的概念,不只是櫃子,等下手塚到部室來的時候,一定可以看到他兩手都是禮物的「盛況」吧,嘖,真不知道那些女孩子們是喜歡那個冰山臉的那一點? 不過,這樣一來,手塚吃多了巧克力,自己做的他還會想吃嗎?可能吃都吃膩了所以提不起興致了吧?話又說回來,他好像原本就沒有很期待的樣子…… 手塚到部室的情形確實跟不二想的一樣,因而那天部活,不二顯得心不在焉。 部活完畢,不二照例將巧克力拿出來給大家分享(不過今天除了不二家自製的,還多了不二收到的),手塚還在場上和部長討論,不二不自覺地將手伸入包包中抓著要送給手塚的小盒子,想著,是不是當成沒這回事,直接溜回家,然後巧克力自己吃掉算了…… 心裏泛起了一點點酸澀的感覺。 手塚踏進部室,看到的除了大快朵頤的部員們之外,就是發著楞的不二。 「不二?」輕聲叫喚。 「嗯?啊,是手塚啊。」 「怎麼在發呆?」 「沒事,我該回去了,你今天收了那麼多巧克力,需不需要幫你拿回家?」 「你不是也收到一大堆?」 「那個啊,我都分出去了,倒是你,接下來幾天可能會吃巧克力吃到怕喔。」像是沒發生任何事似的,不二故做輕鬆地和手塚聊著。 「大石。」轉向正斯文地吃著巧克力順便看顧貓咪的好友。 「手塚,有什麼事情嗎?」 「請把這些巧克力拿去讓大家分了。」指向置物櫃以及因為放不下堆到地上的禮盒小山。 「哇,手塚你好好喔!」蹭到褓姆身邊的貓咪顯然還沒吃夠(是說英二自己應該也收到不少,還真的很愛吃甜食吶,不二邊微笑邊想著)。 「手塚,謝謝了。」 「別客氣。走吧,不二。」還搞不清楚狀況的不二就這樣跟著手塚踏上回家的路。 「手塚你怎麼把巧克力全轉送了?」 「你不也一樣?」 「看樣子你真的不太喜歡巧克力吶。」 「吃多會膩。」 「是沒錯啦……」自己做的巧克力也會膩口嗎?昨晚在做的時候有特別注意到不要太甜,不知道手塚喜不喜歡,不過看他把所有巧克力統統送掉,那副敬謝不敏的樣子,自己的,該拿出來嗎?有點猶豫不決。 「所以不能吃太多。」 「嗯……」不自主地點頭認同。 「以我的胃口來說,吃一塊也就夠了。」 「……」 「那麼,請拿出來吧。」 「什麼?」 「巧克力,你忘了?」 「呃?你還記得?」 「我沒忘記有人說我是他的第一個客人。」 「呵呵,可能也是最後一個呢。」雖然製作過程並不是很複雜,不過會為了誰而做,想來想去,只有手塚一人了吧? 「那是我的榮幸。找個地方坐下來一起吃吧。」 冬末春初的寒風仍然凜冽,兩名少年在公園裏分享著尚未冠上愛情之名,卻比那更濃厚;原料裏並沒有蜂蜜,甜美卻在心頭繚繞不散的巧克力,春寒,就這樣被阻隔在外。 這算是情人節巧克力嗎?是或不是,已經不重要了。 「吶手塚,好吃嗎?」 「嗯,很好吃。」 「太好了……」,滿足。 2009情人節賀本 La vie de l’amour用稿。 趕在情人節結束前貼上來。還有另一半以後再說(反正沒人要看啦啦啦)。 突然對貼論壇感到很恥,所以在自家默默自嗨就好(毆)。 部長不二情人節快樂XD。 (然後突然想寫大菊文是怎樣啊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