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天空

關於部落格
純屬個人用來搞自閉的地方,如果寫BL的話目前只可能是塚不二,不適者請速離;因為文筆不怎麼好,目前拒絕轉載這回事,謝~~
  • 32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Valentine Chocolate(T SIDE)

接近情人節的日子,不二很忙。 正確說來,在手塚的認知裏,原本只有「最近不二似乎很忙」這回事,前面的時間敍述,是他偶然聽到班上同學說話的內容才加上的。 難怪最近的校園裏似乎瀰漫著一股騷動。不分男女,大部分的學生們都一副坐立難安或是引頸期盼的樣子,忙於學生會和網球部事務的手塚雖然對這種氣氛感到奇怪,卻無暇顧及,只要不是什麼不好的事情,他沒有空,也沒有必要管。 知道之後,也只不過是「原來如此」而已。他聽著同學們討論著「不知道會收到多少巧克力?」、「真想收到某某同學的巧克力。」的對話,中間還夾雜著「手塚同學一定可以像去年一樣,不,一定會收到比去年還多的巧克力。」、「這麼說來六班的不二同學也是吧。」帶著羨慕的竊竊私語,想著,就算話題內容扯到自己,他還是感受不到情人節這件事和自己有任何切身的關係。 青少年,是注意力由家人轉移到同儕或是異性身上的時期。小學時還沒有這種情形,進中學的第一個情人節,他看著堆在他桌上的巧克力小山有些驚訝,對於女孩子們的盛情難以推拒,雖然冷著臉說著「謝謝妳的好意,但是我現在沒有想過戀愛這件事,所以,抱歉。」,卻得到對方「沒有關係手塚同學,你只要願意收下我的巧克力我就很高興了。」的回答,到那天放學,過多的禮盒讓他只能借用班上的垃圾袋打包,回家還和家人一起吃了好久……,一年前的情人節,雖說稱不上心有餘悸,也著實造成他不小的困擾。今年,眼看著情人節又快到了,有點無奈地想著,去年的盛況該不會重演吧? 那只不是商人炒作出來的節日罷了。對於戀愛毫無概念的手塚來說,他無法理解那些女孩子紅著臉當面送到他手中、或是偷偷塞在抽屉置物櫃裏的、五彩繽紛包裝精美的巧克力有什麼意義,既然名為情人節,不是應該和最親密的、最喜歡的、獨一無二的戀人一起度過嗎?怎麼成了「只要收下巧克力就可以」、巧克力滿天飛簡直泛濫成災的節日?除了所謂義理巧克力明擺著只是增進同學感情而已沒話說之外,那些送著收著巧克力的人,究竟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送給別人或收下別人的巧克力? 他無法明白。 不懂戀愛是怎麼一回事,對那些女孩子們也無法以相同的感情回報,更無法明白那些女孩子對他的所謂的喜歡是什麼心情,會讓人冒著可能被拒絕的風險遞出巧克力、或是可能無法得到對方回應而偷偷把巧克力放到櫃子─自己的心意不被接受也沒有關係嗎?她們真的有這麼喜歡自己嗎?如此強烈的感情在手塚眼中看來簡直不可思議,畢竟在至今為止的人生中,他沒有過這樣的經驗,也想不出現在甚或未來,會對誰生出愛戀的心意。 情人節,對手塚來說終究是沒有什麼意義,只是個要煩惱如何處理巧克力的日子。 那麼,在接近情人節的時候,不二是在忙著些什麼? 一開始就發現了,在部活完畢後,向來不急著回家總是慢慢收東西的不二,反常地以可以稱得上是火速的速度隨口向他道別就拎著包包衝出部室,還以為他突然有什麼急事,打算在下次部活時問他,沒想到還沒來得及問,同樣的事就再次上演。 「不二,最後一堂小考的數學考卷可以借我訂正一下嗎?不二?咦,不見了?」發現不二不知所蹤的菊丸,賴到飼主身上喵喵叫著那大石你要教我,一旁一臉無奈的大石除了答應,也發出了同樣的疑問,「不二他,好像不是第一次這麼趕著離開,前兩天也這樣過……」。 「不二學長嗎?我要進來的時候看到他一溜煙跑走了,好像很急的樣子。」剛跨入部室的桃城說道。 「不是第一次這麼趕?可是我沒聽他說他家有什麼事啊?」 「該不會是……」桃城像想到了什麼重要的事似的笑得詭異。 「什麼什麼?阿桃你不要吊人胃口嘛。」 「菊丸學長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想想看最近是什麼節日?」 「最近?」歪著頭思考半天,還是想不出來。 「要說是最近的節日的話,就是情人節了吧。」一旁的乾推推眼鏡,拿著記事手冊翻閱著。 「可是,情人節跟不二很忙有什麼關係啊?」 「那還用說,不二學長一定是交了女朋友打算共度甜蜜情人節,所以忙著約會以增進感情啦。」 和戀愛有關的話題特別容易在青少年當中掀起波瀾,桃城話才剛說完,整間部室頓時充滿「聽說不二(學長)有女朋友了。」、「真的嗎,不二學長真是不簡單。」、「不過不二長得很好看待人又和氣,交到女朋友也是應該的啦。」這一類的感嘆。原本無憑無據的傳言通常都不會持續太久,不去管的話過幾天也就消散了,可是始終沒有加入眾人對話的手塚聽著卻不由得有些火氣上冒,因而發出了「部活結束還有力氣留在部室說別人閒話的人,現在立刻去跑操場十圈,明天起訓練份量加倍。」這道嚴厲的命令,隨著「媽啊我不要……」、「副部長我下次不敢了。」的哀號,眾人逃命似的奪門而出,好不容易,剛剛還鬧哄哄的部室終於安靜下來。 回想起那些傳言,手塚還是感到很不愉快。 真是的,一點依據都沒有,真不知桃城的腦子裏在想什麼,怎麼只想到談戀愛,而且,不過是桃城胡亂猜測的,人多口雜,話還沒出這間小小的部室,就已經成了不二真的交了女朋友,要是再傳開來的話不知道會有多誇張的版本出現,人果然是種愛渲染誇大的動物,不稍微制止一下的話,不二光應付四面八方的各種流言就夠他受了吧? 這些人不知道隨口傳播的話是會對當事人造成困擾的嗎?身為副部長的他非常有必要遏止這種行為。居然說不二是交了女朋友,雖說差不多是對異性感到興趣的年齡了,可是戀愛這種事,怎麼樣都不可能發生在不二身上的吧?不二他,應該和自己一樣不會對戀愛熱衷吧? 等等,真的不可能嗎?為什麼自己斬釘截鐵毫不懷疑地這麼覺得?桃城說的話難道半分道理也無? 認真想想,手塚突然有點驚愕,總是帶著笑容很受歡迎的不二、不管在異性或是同性間都有著好人緣的不二、網球部的新生們喜歡尋求指導的不二,就算真的談戀愛,說來也沒有什麼不對勁還相當理所當然,何況適逢情人節,在眾人期待的彷彿充滿粉紅色泡泡的日子裏,不二或許有想交往的異性、想戀愛的心情也不一定? 有些心煩,一直認定不二和自己一樣不會想到戀愛,是不是太過一廂情願? 而自己心中的光火,究竟只是單純地要大家別亂傳八卦、是對傳言可能帶給不二不舒服而不愉快,或者,其實是自己心底認同了桃城的話卻不想承認?那拒絕承認的心情是從何而來?即使不二當真和誰交往,自己也應該沒有任何話可說吧? 發現自己想太多了的手塚將心中過多的雜念揮開,不二的忙碌自己理當關心,而除此之外的事,還是暫時不要做無謂的聯想吧。 第二天,不二在下課時間照例(?)來向手塚借字典時,手塚淡淡地問起:「不二,你最近好像很忙?」 「呃……,是啊,有些事……。」不二顯得有些吞吞吐吐。 「是很嚴重的事嗎?」 對於他的認真追問,不二笑顏逐開,「不是什麼嚴重的事啦,只是,啊哈哈手塚我先回教室了……」 兩人多日以來唯一的簡短對話,被不二矇混過去,讓手塚有股衝動想追著問什麼事情不能告訴他,只是不願勉強不二的想法讓自己冷靜了下來,看樣子,只能等待事情早日真相大白了。 解答在該出現的時候就會出現。 幾天後,部活結束,因為和教練討論而稍稍晚一些進部室的手塚發現部室裏一片吵鬧,部員們似乎在搶著什麼東西吃,再仔細一看,好像是巧克力的樣子。 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成為搶食族一員的手塚靜靜地整理東西準備回家,沒想到不二挨到他身旁,完全不需要他費心套話,不二自己就招認了那些巧克力是他做出來的。 這傢伙,會做巧克力? 原來這是不二在部活結束後就不見人影的原因,不二的樣子顯然不想讓別人知道,所以才會保密到家,連向來和他親近的菊丸都不曉得,只是這樣的不二在自己面前卻大方地坦白,說著什麼都暪不過自己的樣子有著微微的惱,卻讓手塚心裏不知為何浮出一絲得意。 不二只會對自己這樣說、有這種表情吧? 只是,這麼一點點得意隨即被接踵而來的問題驅散了,不二做巧克力的理由是什麼?是真如桃城所說有喜歡的人想送的對象嗎? 手塚不認為情人節送巧克力是女孩子的專利,只是此刻,那些女孩子害羞地對自己送出手中的巧克力的影象和眼前的不二重疊,想到不二也會那樣對某個人表白心意,不舒服的感覺油然而生。 剛剛還覺得對不二來說自己是特別的,並不是這樣嗎?不二心裏,有更重要的、讓他充滿那種自己還無法理解的感情的人嗎?是什麼時候?為什麼他完全不知道? 一時之間,手塚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情緒叫嫉妒,只是在不二提出解釋後,方才心頭有些氣悶的感覺,一瞬間,不見了。 只是為了幫姐姐上課而已,「那就好」這句話不經意地在心底冒了出來。 直覺地認為不該說出口因而將話留在嘴邊,但是為什麼會這樣覺得?無暇細想,因為不二有些緊張地要他對這件事保密,雙手合掌的樣子,手塚看在眼中,突然覺得這樣的不二很可愛。 而且不二還說要幫他做巧克力。 不二說自己是他的第一個客人。 只是客人嗎?客人就客人吧,畢竟不二特地做什麼東西給他,這是第一次,也使得他感到一股無以名之的甜美在心底膨脹了起來。 很珍惜也很高興,或許是因為這樣,開了不二的玩笑,雖然自己也有些驚異,但總是如此,遇到不二就會做出一些平常絕對不會做的事、說出平常不會說的話、出現平常不會有的心情。 情人節當日,不出所料地,還是有許多女孩子前來手塚班上送禮,置物櫃爆滿的情形比去年更甚,手塚一貫的拒絕別人的告白,也一貫客氣卻公事化地收下那些即使遭拒仍不放棄的巧克力,和以往不同的是,他想,有一個人的巧克力,自己不但不會拒絕,還十分期待。 只是,不二在部活的時候怎麼一副不知在想什麼的樣子?雖然該接的球沒漏接,但回擊會出界實在很不應該啊…… 部活結束了還在發呆,望著那些對巧克力似乎永不飽足的部員們的不二,很不像平常的他,而且,被叫醒(?)後居然只想著回家這件事,他答應過自己的巧克力呢?難道忘記了? 原來不二是看到他把巧克力全都送走了,以為他不喜歡嗎? 很好的推論,可惜推論錯誤。 他沒有那麼討厭甜食,何況是不二為他做的。 要推翻錯誤推理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行動。他沒有直接向誰索要過東西,只是不二在誤解的情形下是不會主動拿出來的,於是只好自己開口,看到不二展露笑顏,心裏也跟著輕鬆起來。 小小一塊巧克力,兩人分著吃很快就完食了,但是對手塚來說,某樣東西比起巧克力的餘韻更濃厚。還是無法完全明白巧克力傳遞的是什麼樣的感情,也對收或送巧克力應該是怎樣的心情還不太能體會,但是,情人節對他來說,不再是沒有意義的日子。 話說,應該貼不二生日賀文才對吧?可是我這篇還沒貼完當然要先解決掉啊XD 至於不二生日賀本用稿,有空再放上來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