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天空

關於部落格
純屬個人用來搞自閉的地方,如果寫BL的話目前只可能是塚不二,不適者請速離;因為文筆不怎麼好,目前拒絕轉載這回事,謝~~
  • 32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便當(OK)

大石這幾天有些煩躁。 並不是因為在接近情人節的日子裏收到太多女生送來的巧克力的緣故。 事實上,對於所謂情人節巧克力,他一向是以很感謝的心情收下的,雖然數目不及網球部、不,應該說是全校性明星的手塚和不二,但是他並沒有任何比較的心理,相反地,對於自己能得到女同學們的厚愛,就算不能用相同的感情回報、對於那些不光是送巧克力還加上告白的女生們只能抱歉,他還是覺得,條件並不算太突出、沒有什麼特別值得讚揚的優點、怎麼看都只能用平凡來形容的自己,有人沒有理由地對他釋出善意,是一件令人心存感激的事。 他看過許多愛情電視劇及電影,對當中所描述的轟轟烈烈的愛情不是沒有憧憬,但在自己還沒有親身歷練過這些、還不清楚那究竟是什麼滋味之前,他想,情人節若是能和大家一起和樂地過,就很值得高興了。 只是原該是愉快的日子,卻因為二月初剛舉行的,青學網球部的例行行事校內排名賽給破壞了。 他也很意外,原來應該可以輕易取勝的比賽居然落敗,在一場都輸不得的排名賽中,他因此沒有被選入正選。 不過,那也是因為打敗他的那位學長實力增強了,強過了原本應該居於上風的自己,練習強度不夠又掉以輕心才是輸掉比賽的原因,所以,雖然心理上的低落在所難免,只要再努力,一定可以奪回正選位置,沮喪於事無補,還不如把時間心力花在增強實力上,他是這麼想的。 當事人看得開,旁觀的人卻不見得置身事外,比方說一起打雙打的伙伴菊丸。 從一開始得知大石的比賽輸掉之後的震驚,到後來發酵成了「大石你沒有被選中的話,我要和誰一起打雙打?我們不是說好要一起的嗎?你在比賽的時候有沒有想到我?」,這麼強烈的情緒,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任性嗎?表面看來是,要用孩子氣或是任性來形容菊丸的行為似乎都不為過,但是想到菊丸的委屈,他感到有些心疼,而且說來他的確是該慚愧,在打排名賽時甚至是輸球之後,他確實完全沒有想到菊丸會有什麼感想。 這是兩個人自國一暑假之後組成雙打以來,第一次有一方被迫落單。 大石腦中莫名其妙地生出「如果落選的是菊丸本人說不定他還不會這麼難過」的想法,卻隨即暗斥自己,這想法太誇張。 搖搖頭讓自己清醒,當務之急還是安撫好菊丸的情緒,平日裏總是開朗笑著的同伴,現在如同失去水份枝葉無力下垂的植物般元氣不振,看菊丸在最近的部活都是一副繃著臉也提不起勁的樣子,別人或許沒有注意到或許不會介意,他看了卻十分擔心。 再這樣下去,絕對會影響比賽的表現,甚至可能會受傷。 他想起那個傍晚。 那是一年當中白天最長的夏季。雖然部活結束後體力有些透支,時間也有些晚了,看著仍然相當明亮的天色,菊丸開了口,大石大石我們來加強練習雙打好不好? 你不累嗎? 嘿嘿,不會。因為我剛剛偷聽到部長和教練在討論地區預賽的事,教練說青學的雙打實力不夠堅強,可能會不利於整體成績的表現,才想說要證明給教練和部長他們看,不要瞧扁我們,雖然只是二年級,但我們可是最強的雙打呢。 好啊。那麼,就從我們的默契開始加強好了。 激烈的部活之後,不適合再做強度過高的球技練習,兩人只是在人群散去的球場上,輕鬆地對打,藉此親身觀察對方的發球及回球習慣、在一場球局中球風和體力的變化等等,並且試著推估出在比賽中可能會有什麼漏洞,自己應該用什麼方式支援對方。 向晚的微風,非常清涼;天邊的彩霞,非常豔麗;練習結束之後,菊丸的笑容非常開心。所有感官能感知的一切,都如同影片停格一般凝結在心中。 大石,我們要成為全國第一的雙打,我們一起喔。雖然疲憊,卻帶著對日後的比賽躍躍欲試無比興奮的神情,菊丸這樣說著,只要我們在一起,一定沒有問題的。 他怎麼忘了菊丸的那份興奮背後的、對兩人打雙打這件事的重視,忘了自己在那時感到的,此後就不是只為自己一人打球的責任? 或許不只是責任,他很期盼每次和菊丸一起打球的機會,若能因為獲勝而讓那雙大眼中充滿光采,心裏就像是有什麼被點燃般,情緒高昂了起來。 大石感到網球部正選和一般部員間的距離是很遙遠的。 不只是場地、訓練內容、休息時間和一般部員不同,在部活當中即使想要抽空看看菊丸都很困難,在一群正選制服中雜著一件普通運動服看來很違和,簡短地說幾句話還可以,要再待久一點就會感受到四週不見得帶有惡意或許只是單純的好奇,卻足以讓他感到不自在的眼光。 就訓練來說無可厚非,程度不同的群體,要用不同的方式練習才能達到最佳的成果,但此時的他卻感到雖然同樣隸屬於網球部,和菊丸卻像分屬於兩個完全無關的族群一般疏離。 明明看得到菊丸的心情低落,擔心著卻不能靠近,只能隔得遠遠地被那份低落感染,是件非常無力的事。如果能在一起,就算菊丸想發牢騷或是埋怨甚或責怪自己,都比現在這種無能為力強得多。 因為正選的練習時間比較長,連解散回家的時間也不一樣,以前沒留意,現在才格外感到扼腕,部活結束後留來下等菊丸的異樣行為會使他們兩人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而或許,菊丸也正巧利用了這個時間差,避開了和他相處的時間,因為在部活中菊丸的眼神偶然會投射在他身上,卻在他察覺並對上時,瞬間便移開。 不想和自己有更多的接觸吧。 對這樣的僵局,他感到束手無策。 兩個人不是沒有吵過架起過爭執,但是沒有隔夜仇的菊丸通常第二天就把事情忘得一乾二淨了,這一次,不但特別嚴重,還完全看不到解決的跡象。甚至於,下課時間他刻意到菊丸班上去想和他說說話,也只看得到菊丸繃著臉掉過頭去,還有既同班又鄰座的不二有些歉意的笑容。 再等幾天吧,不二微微搖著頭像是這樣說著,他也知道菊丸需要時間緩和情緒,只是這樣的認知無法減輕他的焦躁,需要多久的時間?兩個人能夠再像以前那樣嗎? 以往,大石總是帶著誠摯的笑容接受情人節巧克力,今年卻一反常態的有些心不在焉,不光是完全沒有那種心情,而是體會到原來自己之所以能夠接受他人的善意,是因為有一個人讓日子很平順,讓每一天都很愉快,他才有餘裕去感受其他。 青學網球部的跑圈,是在每次部活開始時必備的傳統。 這天跑步時,不二跑在大石旁邊,以往沒有的經驗,讓大石有些驚訝,是因為菊丸發生了什麼事嗎? 「大石。」不二的聲音聽起來很平和,不像有什麼事的樣子。 「有,有事嗎?」 「英二他啊……」 「英二怎麼了?」該不會真的發生了什麼吧?音量不自覺提高了。 「小聲點嘛,不然他可是要連我的份一起生起氣了呢。」 「到底怎麼回事?」 「也沒什麼啦,只是英二跟我抱怨這幾天的便當都很難吃,他吃不下,不但下午的課上到一半就覺得餓了,連帶使部活時的體力也變差,你覺得,要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難吃嗎?據我所知,英二家的便當大多是伯母或他的大姐做的,口味上應該不至於難吃,還是最近換了別人做嗎?」 「這英二是沒有說,不過對他來講,現在應該只有一個人做的菜能合他的胃口吧?」 大石偶爾會做便當給菊丸,在菊丸覺得「天天吃差不多的菜有點膩」的時候。這件事,不二會知道,可想而知必然是菊丸對這位同班好友提起過。 想到菊丸有些開心有些得意地對著不二說「今天大石幫我帶了便當喔」之類的台詞的模樣,大石不禁露出笑容。 不二那句話,想告訴他的並不是他的手藝超過菊丸的家人,而是菊丸的狀況不佳,只有始作俑者的自己能改變吧。 只是現在,自己做的便當是不是可以再讓菊丸像以前那樣,一打開便當就兩眼放光,一邊稱讚著「好厲害,大石我都不知道你這麼厲害耶!」,一邊在吃完後心滿意足地說著「好吃好吃,大石你的手藝真的很棒喔。」? 拜託不二幫忙將便當送給菊丸,雖然應該由自己交給他,而且早晨的部活或是每一堂下課,機會算來多得是,只是菊丸彆扭起來是絕對不會心甘情願地收下的。大石並不擔心菊丸在大庭廣眾下拒絕他會讓他沒面子,比起來,因為不想收下他做的便當而讓自己餓肚子,才是比較需要擔心的,請不二幫忙的話,菊丸應該比較不會那麼彆扭吧? 希望那些菜色合他的胃口就好了,大石這樣想著。 中午時間,大石吃完自己的便當,想趴下稍稍小憩。 有點累,以往幫菊丸帶的便當通常都是利用家裏現成的材料準備的,有時也會加上家中沒吃完的晚餐菜,這一次,他想著菊丸特別表示過喜歡的菜色,特地去了超市買食材來做,回家更是立刻一頭栽進廚房做菜,惹得媽媽以為發生了什麼事,「秀一郎,晚餐我已經都準備好了,你在忙什麼?」 他只能吶吶說著,因為有一位同學家裏臨時有事,沒辦法準備便當,我想幫他。聽來彆腳,卻再也想不出任何更適當的藉口─總不能把實情全都抖出來吧? 因此時間表全部往後推遲,功課的復習比平常晚了一個小時才完成,睡眠也是。 是有些精神不濟了,需要趁午休時間休息一下,並沒有料到剛收好東西,門口就傳來「大石君,外找喔。」的聲音,更沒想到來的人是菊丸。 「英二,你怎麼來了……」原先以為菊丸頂多肯吃下自己做的便當,空便當盒應該是會在放學部活時從不二手中接回來的。 「我來還便當盒。還有,」菊丸顯得有些侷促,突然把頭低下去,「大石,對不起!」 靜默。 一個被突然的道歉弄得不知所措,一個則是看到對方沒有回應而慌了手腳。 「大石,對不起,你不原諒我嗎?」 聽著菊丸焦急的語氣,他再不說話的話不行,可是,要說什麼?菊丸為什麼要向自己一而再地道歉? 「那個,英二……,你為什麼要道歉?我要原諒你什麼?」 「因為……」 意識到人來人往的走廊不是個適宜說話的地方,於是暫且把心中的疑惑放到一邊,「我們到後面的花圃去走走吧。」 才到人跡比較稀少的地方,菊丸馬上迫不及待地開口,「因為,因為我這幾天都不理你……」 「不是的英二,是因為我沒有被選上正選不是嗎,所以我們部活時間就沒辦法在一起了。」 「才不光是部活時間而已,連下課和放學也是,而且我說了很過份的話……」 「我知道,英二,你是因為太震驚了吧,而且追根究柢是我不好,在排名賽中太大意了,我後來檢討過自己,你說的沒有錯,那時我是真的沒有想到你,該道歉的是我,對不起。」 菊丸原本低垂著的頭抬了起來,有些驚訝地看著大石。 「抱歉,我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要一直一起打雙打、要一起成為全國第一,忘記我是要和你一起的……」 「大石,」稍徵停頓了一下,摸了摸鼻子,「這樣說來的話,我是應該要生氣才對啦,不過我想過了,會這樣,也是因為我的努力不夠吧?」 「不夠什麼?」 「不夠讓你時時想起我們的雙打啊,如果我能再強一點的話,你就會一直記得有我這個雙打伙伴在,而不敢自己一個人鬆懈了吧。」 沒想到菊丸想的是這麼一回事,這讓他幾日以來沈重的心情鬆動了。 「與其一直叨念著『你不可以忘記我的存在』這種話,還不如拿出實力來,讓你忘記不了我們是雙打伙伴這件事,我是這樣想的。」菊丸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當然啦,努力打球也是為了避免我自己被趕出正選,不然落單的就會變成你了呢。」 「英二……」菊丸所考慮的,超過他的想像。 「大石,下午有空嗎?」 「?」 「因為叫你下個月一定要回到正選行列這種話我想應該不用再多說了,而好幾天沒跟你練習雙打,感覺都生疏了,所以,今天部活後,留下來吧?」 「啊……,好。」 「對了,謝謝你的便當,好好吃。」 之後: 「對了,英二,聽說你最近胃口不是很好?」 「咦?沒有啊,雖然心情不太好,可是我還是有照樣吃東西喔。」 這其實是和情人節沒關係的情人節賀文(毆)。 而且題目都定了,寫著寫著才發覺,不對,便當這種日用品不應該是塚不二專用嗎,怎麼用到大菊身上了囧(→所以,塚不二也應該來一篇?)。 至於偶然寫一次大菊(說不定是僅此一次),隨便撇就比塚不二的任一篇長是什麼原因啊(淚)。 大菊那種風平浪靜老夫老妻還真的是沒啥好寫的,塚不二比較可以命運多舛啦XD(誰跟你命運多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