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天空

關於部落格
純屬個人用來搞自閉的地方,如果寫BL的話目前只可能是塚不二,不適者請速離;因為文筆不怎麼好,目前拒絕轉載這回事,謝~~
  • 32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渣--2.5

會議結束後,他被長官留下來,好好嘉勉了一番。 長官口中說著做得非常好準備很充足這個商品推出的話一定前景看好,到時候一定會記上一筆他的功勞之類的讚美詞,他完全聽不進去。 心裏只記掛著一結束就匆匆閃出會議室的人。 那個人獨自提早到達會議室沒有和他一起,又坐得離他那麼遠,已經讓他不滿,再怎麼說,這份報告與其說是兩人共同完成的,不如說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是那個人出的力,他能在台上充份發揮,那個人有大半的功勞,可是那個人卻遠遠地坐在角落,就像一點關係都沒有。 而在他報告時,那個人完全心不在焉神遊太虛。 這份報告對你來說一點都不重要嗎?有什麼事可以讓你想得那麼認真,比我們合力的成果還重要? 他有些口不擇言了,那個人對這份報告的熟稔程度在他之上,要展現研究成果也不該是他一個人的事,於是他試圖想把那個人拉上台。 卻被輕描淡寫地回絕,那個人還用稱讚讓焦點回到自己身上。 然後就是結束後逃也似地離開。 那個人在員工休息室裏啜飲著咖啡,看見他進來,只是毫不驚訝地對他笑笑。 「剛才,為什麼不和我一起上台?」 「嗯?上面不是說只由一個人報告嗎?而且我們不是早就分配好工作了?」 「你可以中途加入,只要補充得夠好,那些老人不會有意見。」 「不過問題是,我真的沒有什麼可以補充的呢。」 「我不相信。」 「真是愛開玩笑。」輕笑,「這份報告是我們兩個合作的,我有多少能耐你應該再清楚不過。」 「就是因為太清楚,才覺得你不該沈默。」 「不該沈默啊……,有人要聽嗎?」 「?」過於像自言自語的聲調,是說了什麼? 「抱歉抱歉,分心了。吶,總之上級們對你的報告很滿意,你可能沒多久就可以升職了,先恭喜囉。」附上真誠笑容一枚,彷彿全心全意為他高興著。 那個人還有許多話放在心裏沒說,只是一如往常的表情,看不出任何異狀,他不知該如何追問。 「如果只升我一個人,我是不會答應的。」 「怎麼講這麼孩子氣的話,你如果不升上去就太埋沒人才了,你一定會有很好的前途可以一展長才的。」 「你呢?」 「我?哈哈,我只要一直當個基層員工就夠了。」 「不和我一起?」 「怎麼可能,工作可不是小學生一起上下學玩遊戲上洗手間喔。」 完全不加思索的回答,他感到心頭被刺了一下,那個人說的應該只是工作上不可能同時升遷吧,為什麼他會覺得像是對兩人交往的否定? 不久之前才說著要一直在一起的人,現在卻像在說,那是不可能的。 他是該責怪那個人出爾反爾,還是該不捨那個人心中是如此的不安? ====================================================== 是說有人在期待這篇嗎?好像真的該把它寫成一篇完整的故事了orz(無意間挖出坑來囧)。 順帶對新網王六、七話報告一下心得:我說某兩位,下一回就是你們的大戰了,怎麼還有那個心情在那話家常(誤)啊? 連不二兄弟也沒有任何緊張感,所以我是白操心? 另外原來大石的單打能力真的在菊丸之下啊。 最近深有所感,寫作這件事,對我真的很重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